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贺陈】Metro 3

不知道为什么目录中也会出现敏感词,我无语了~

目录

1   2

-----------------------------------------------

陈亦度还是和往常一样准备踏入公司,前台的女孩却叫住了他,他走了过去,拿女孩递给他一封信,一封来自上海的信,他拿着信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他坐在位子上,有些犹疑地打开,毕竟上海那边并没有什么朋友,他也不知道什么人会回信给他,他翻开了卡片,“陈亦度先生 五年以来,我一直为一个人留存了自己的所有温情,可我最终还是与她渐行渐远,她结婚那天,我没有收到邀请,可我还是去了,想来自己真是傻,本以为自己是个不会留恋过往的人,没想到遇上感情的问题也难落俗套,抱歉,我没有能够收放好自己的心,所以你的告白我不能接受。 贺涵”。陈亦度若有所思,没想到那封信竟然阴差阳错寄给了一位陌生人,让他意外的是这个陌生人竟然也遇到了感情问题,本来一件看起来很乌龙的事情,竟让他有了一些愧疚,也许没有自己的这封信,那个人也不会回忆起自己的伤心往事。

陈亦度再次拿起卡片读了一遍,他想着这个叫做贺涵的人该是多么爱那个人才会令他自己不惜往心上扎一刀也要去祝福,哪怕是默默无语,思及此,他很同情贺涵,他想要弄清楚事情的原委。

陈亦度在公司的档案中翻找着,他记得当时那个把各地合作公司地址给他的人是在档案中直接抄录给他的,终于,贺涵的名片被他翻到。陈亦度想去亲眼看看,这个有些许失落的人现在会是怎样。

他跟公司和学校请了假,简单收拾了行李,便踏上了寻找的旅程。

 

到了上海,好在陈亦度的手里有贺涵的名片,所以找起来也就相对容易一些,就这样一边问着路,一边自己寻着方向,地铁和脚步竟也将陈亦度带达了目的地,时间尚早,他在大楼下面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不一会儿,上班的人群蜂拥而至,在人群中,有一个走路稳妥的身影,陈亦度隐约觉得那可能就是贺涵,可是无奈的是人太多,那个身影又是一闪而过,他只好再次耐心地坐下来,等着贺涵下班。

等待是漫长的,但是陈亦度有的是耐心,他突然想起背包里还有一盒巧克力,那盒巧克力本是买来送给厉薇薇道歉用的,可是当他将这盒巧克力捧到她面前时,她一眼都没有看,而是选择熟视无睹地擦肩而过,陈亦度早就预料到会遭到这种拒绝和冷遇,可他还是想试试,现在想来,也许这种心情就和贺涵当时忍不住去婚礼是一样的。他静静地坐在花坛的边沿,看着这盒满满的、被打开的巧克力,他尝了一颗,味道竟是有些苦涩的,原来巧克力店的老板没有骗他,好的巧克力吃起来是不会感觉甜的。

冬天的上海风是刺骨的,陈亦度戴紧了帽子,然而寒风也没有放过他,他只好又从背包里拿出围脖,给自己的脖子上缠了几圈。他又找了一个相对避风的地方,靠在地下车库的柱子上,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就在几乎快要睡着的时候,他在头顶石板的缝隙中看到贺涵走了过去,他急忙想要背起背包追上,可是背包却在此时夹在了柱子和汽车之间的缝隙中。陈亦度一边焦急地向外用力的拽,一边观察着贺涵的动向,终于,背包被拽了出来。

他看到贺涵朝这边走去,他跑了起来,想要更快的赶过去,谁知没有关好的背包竟在这时将内里的东西散了一地,他只好耐下性子,一样样地捡拾起来,还好贺涵也从上面下来走到了马路边上,正巧经过地下车库的出口,陈亦度看到:贺涵就在前面走着,他在寒风中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大风吹乱了他那看起来一直梳的很整齐的发型,马路上的车辆不多,他从零星的自行车队伍中穿行了过去,向前进发。

陈亦度继续小跑着想要追上去,可是没想到那些自行车突然多了起来,他被挡在了马路的另一端,左顾右盼之间,贺涵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

ps:慢热持续升级,下章遇见。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22)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