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贺陈】Metro 4

今天的比较长,所以有些晚,倒数第二章喽~

目录

1   2   3

---------------------------------------------------------

这几日陈亦度还是和那日一样,在楼下等着,可是贺涵却没有再如他所愿出现,他有些失落,可是并不想放弃,每日还是会搭乘地铁去往那里。

这一日,他在拥挤的地铁上百无聊赖地出着神,地铁还是和往常一样,一站站的将人们从家中接走再急匆匆地送达目的地,陈亦度就站在门口处,这时,又是一个站口到达,大门如约打开,人们蜂拥而至,恍惚间,他竟看到了贺涵,定下神来,仔细又搜寻了一遍,发现那个他等待已久的影子确实走进了车厢,安坐了下来。

陈亦度急忙跟上去,找了一个离他最近的位子坐下,他故作不经意地看了贺涵几眼,发现他有些疲倦,怕他发现似的,又转过了头,用帽子遮掩着,仿佛可以遮掩住他的心思。

地铁继续行驶着,陈亦度也在继续着自己的小心思,他默默地注视着身旁的人,发现贺涵缓缓地从包里拿出一个厚厚的本子,翻开来,里面记录着各式各样的衣服,还有一些看起来不知道代表什么的符号,他很好奇,可是又没有机会询问。

不久,贺涵似是到达了想去的地方,他下了车,陈亦度也紧随其后下了车。贺涵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他没有走出地铁站,而是在站台边上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再次翻开了那本册子。陈亦度躲在柱子后面观察着贺涵,他发现贺涵似乎在查看身边走过人群的衣服,然后将他看到的在对应的后面标注下来。标着标着,他看到贺涵的眉头越发紧缩,眼神中闪烁着些许哀伤。

“也许你的眉头舒展开,你的心情会好一点的。”陈亦度坐在贺涵的背面,状似突然地说道。

贺涵有些惊奇,回过头,看着这个和他说话的青年,他眼神中流露出的悲伤还没有来得及隐藏好,正巧再次被陈亦度发现。

“我是从香港来的”,陈亦度继续说着,“你在做什么?”

贺涵停顿了一下,收起了刚才的心情,说:“统计。”

“统计什么?”陈亦度很好奇。

“看看每天地铁里,有多少人穿着风衣。”贺涵继续解答着他的问题。

“你是调查公司的吗?”陈亦度接着发问。

“以前是,做过一段时间的统计,感觉这样每天观察人们的穿着也挺有意思的,所以这个习惯就延续了下来,可能我本身对统计也有……有那么点偏好吧”,贺涵解释着自己的这个别人看起来有些奇怪的举动,说完,他看向了身旁的陈亦度,问道,“那……你有没有东西喜欢统计?”

陈亦度想了想,看着贺涵的眼睛说:“我想知道,每天地下铁里面有多少对相恋的情侣?”

贺涵与他对视了一会儿,便慢慢沉下了头,眼神渐渐晦暗如深,他在心里想着:怎样才算是情侣,我懂吗,我知道吗?

 

两个人有些调皮的童年记忆也许又被这一举动牵了出来,他们买了一台立可拍,有时假装在拥吻的情侣身边拍照,有时也不掩盖自己的本意直接拍出来。他们经常被人发现,有时陌生的情侣们只是很惊讶,有时则会不依不饶地追逐着他们,他们一边逃一边看着对方笑,仿佛幼时的追逐比赛一般,那样快乐。两人的吃饭和休息时间也没有了规律,有时饿了便在路边捧着一碗云吞大快朵颐,有时则是手拿一杯果汁牛饮着解渴,更有时累到无以复加,便依偎着在地铁的车厢里熟睡着。生活还在继续,他们就一直找寻着……

 

贺涵带着陈亦度来到了码头,他说这里可以看到日出,陈亦度翻看着他们最近记录在本子上的情侣照片,问道:“他们为什么都是闭着眼睛的?”

贺涵接过了陈亦度手中的本子,合了起来,夹在手臂间,看着远方的日出,说:“因为,这是一种享受。”

陈亦度有些迫切地向贺涵天真地发问:“这状态是不是和吃巧克力一样?”

贺涵看着陈亦度那副纯真无邪的表情,笑着继续说:“也许在你看来是那样的。”

“那太好了,你喜不喜欢吃巧克力?”陈亦度看着已经闭上眼睛享受海风的贺涵问。

“不喜欢,太甜了。”贺涵睁开眼睛,回答着。

“错,好的巧克力吃起来是不会感觉甜的”,他说着,便迅速地从自己的背包中翻出了那盒巧克力,打开来,捧在贺涵的面前,说道,“吃一个”。

贺涵犹豫了一下,看到陈亦度那真诚的、不忍让人辜负的眼神,便拿起一颗,放进了口中。

“对不对?”陈亦度仿佛求证般问道,“好吃的巧克力,放进嘴巴里面就是一种享受,是不是这样就会闭上眼睛了?”

陈亦度把头歪在贺涵面前,笑着说:“试一下,是不是很放松?”

贺涵笑了笑闭上了眼睛,没有回答,陈亦度站直了身子,继续说着:“很多人说,只有在闭上眼睛的时候,你才会看见你最想看见的东西,你现在看见了什么?”

贺涵闭着眼睛回答着,“以前……我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一个人”,渐渐地他睁开了眼睛,“但是现在……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为什么?”陈亦度平静地问。

贺涵的鼻子竟有些发酸,他忍了忍情绪,说:“因为……她结婚了。那天,我偷偷地去看了她一眼,新郎看起来忠厚善良,她也很开心,笑着依偎在他的怀里,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知道……我不可以再想她了。”

 

两人看过日出,走在人群熙熙攘攘的街道上,陈亦度买了烤红薯,但是贺涵并没有胃口,所以只有他一个人在吃着,贺涵慢慢地走着,等着因为吃东西行动有些迟缓的青年人,他回头看了他一眼,问道:“其实,你来上海,是因为什么原因?”

陈亦度咽下了口中的食物,手捧着剩下的部分,回答着:“之前,你是不是收到一张圣诞卡?从香港寄来的。”

“是你寄的?”贺涵有些惊讶,停了下来,他回过头,看到陈亦度点了点头,继续发问,“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地址?”

“我们公司有你的名片。”陈亦度一边扯下红薯的皮,一边回答着。

“那你为什么会寄这样的卡给我?”贺涵着急知道事情缘由,接着问道。

陈亦度的脸上满怀歉意地挂着笑,这种表情的背后还有些许的不好意思,“我本来不是要寄给你的,是我不小心弄错了。”

贺涵慢慢由急切的表情平缓下来,他垂下了眼帘,说:“你的意思是,你在单恋一个人?”

陈亦度嘴中含着些许烤红薯,有些甜蜜地笑着低下了头,那样子就像是默许了。

贺涵看起来有些不在意,风吹动着他很久没有打理的头发,造型看上去很凌乱,他的眼睛没有再看着陈亦度,而是盯着别处,“也是那种,闭上眼睛,就会看到她?”但在说完的那一刹那,他的眼睛直视着面前的人。

陈亦度吃完了手中的红薯,对上贺涵的眼神,回答,“以前是的,和你一样,但现在……已经没有了”。他说完,便手揣进口袋中,笑着向前面走去。只留贺涵一个人在原地,慢慢地转过头,目光追随着那个干脆果敢的青年。

他看着那个身上背着笨重背包的男孩在亦步亦趋地向前走着,尽管那张脸由微笑恢复了冷峻,但他知道,那男孩的内心深处是温暖的,足以融化着寒风中夹杂的冰冷……

ps:烟笼寒水月笼沙……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22)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