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贺陈】Metro 5(完结)

推荐首歌,大家看完可以去听听,杨千嬅的《数你》,我个人感觉旋律很像我写的这篇文章的感觉。

目录

1   2   3   4

------------------------------------------------

分别总是来的这么快,贺涵送陈亦度去坐地铁返回。两人并肩站在站台上,贺涵看了一下青年的侧脸,仿佛有什么话要说,却最终咽了回去,他转过了头。陈亦度也像心有灵犀一般,悄悄地歪着头看了贺涵一眼,但光线的阴影遮住了贺涵的表情,陈亦度没有看到什么,也开始扭过头直视前方。

地铁来了,陈亦度冲着贺涵笑了笑,说道,“我走了”,便上了车。

贺涵同样微笑着目送青年安全上了车,车门渐渐关闭,两人隔着门上的玻璃,互相看着对方……

贺涵坐了下来,望着地铁驶过的方向,想着陈亦度的卡片:单思,的确发人深省,一年以来……原来,我只想执着你的手。他拿出了陈亦度执意送给他的那盒巧克力,打开来,和那天一样,拿出一颗含在嘴里,那种味道是让人想念的,是舍不得让人咽下的,这回味无穷让贺涵意识到他放走了什么。他不再犹豫,收好手里的盒子,踏上了下一趟驶来的地铁,他要追回那个已经慢慢住在他心里的影子。

 

陈亦度不知道自己在哪一站就下了车,只是直觉让他觉得自己该在这里下车,仿佛是为了等待谁,他看到站台上走着一位身子东摇西晃的大叔,他急忙上前扶住大叔,和他一起坐了下来,“大叔,你是不是喝多了?”他关心地询问着,“地铁的最后一班都已经开走了,你怎么还不回家?”

“没用了”,大叔看着陈亦度,好像有些清醒地扶着他的肩膀,回答着他,“这个地铁是我的心血之作,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投了进去,忘了时间,忘了家庭,想不到最后,我也就剩下这座地铁了。”

陈亦度听到这些话,若有所思地沉默着,像在思考着自己的问题,他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大叔慢吞吞地转过了头,看着不远处站着一个男子在看着他们,他目光的转移引起了陈亦度的注意,陈亦度也从另一侧转过了身子,赫然发现,站着不是别人,是自己刚才在思念的人——贺涵。

陈亦度走了过去,站在了贺涵的面前,他没有开口,只是对着贺涵笑,贺涵看到他笑了,也跟着笑了起来,贺涵问道:“你笑什么?”

陈亦度回答,“没有”,可那笑容却在他的脸上抑制不住,“你怎么来了,忘了把东西从我这里带走?”

贺涵直视着他的眼睛,微笑着问:“你又为什么要在这里下车,这里对你来说有什么特殊含义?”

两人相对无言,互相看着对方,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又不知从何说起,于是只能继续着刚才的笑意。这时,那位大叔摇摇晃晃地走到两人身边,对着陈亦度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住在地下铁第四十六个车站,一个没有人知道它存在的地方。”说着,他便把地图塞给了陈亦度。陈亦度打开来看,确实是一张地图,他们略过图纸,看向渐渐走远的大叔,口中喊着“大叔!”而大叔却恍若未闻的继续朝前面,消失在深邃的地铁轨道尽头。

贺涵拉住还在看向地铁深处的青年的手,用一对在黑暗中闪烁的眸子看着回头看他的青年的眼睛,问他“你相不相信……有第四十六个车站?”

陈亦度没有回答他,而是握紧了贺涵的手,贺涵的眼中映着一脸笃信地看着他,而他又何尝不是,于是,两人相互紧握着对方的手向地铁隧道的深处走去……

 

隧道的深处,手电微弱的光亮在照射着那副地图,第四十六个车站不那么容易被找到,也或许根本就找不到,他们趴在地上,躲在大衣笼罩的阴影中用手指点着,细细的寻找,陈亦度歪着头问着贺涵:“你真的要找第四十六个车站?”

贺涵笑了笑,回答道:“不是,我只是要找地下铁的出口,这样我们天亮才可以出的去。”

两个人借着那点光亮在手绘得不那么清晰的线路图上搜寻着,贺涵看到陈亦度细长的手指在图纸上来来回回的指点着,他扭过头,看着青年的侧脸,那认真的神情被表现地淋漓尽致。贺涵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青年在这张面孔上展现出的一切神情,或冷静如水,或乐似骄阳,而思及此,感情仿佛决了堤的洪水,翻涌而至,时间定格在这一瞬,他以后的日子只想让这张脸上的神情为他一个人绽放。

他的手渐渐离开了地图,伸向了青年的下巴,他没有给青年反应的机会,轻轻捏着对方的下巴,吻上了那两片看起来薄厚均匀、已经肖想已久的唇。

起初,青年是有些惊慌的,但贺涵加深了这个吻,让他没有机会思考其他,青年渐渐回应起来,他再次握紧了对方的手,他们在黑暗中共享此刻属于他们的秘密。

直到再次并肩走在这条幽深的隧道里时,他们像在地铁中的那次一样,互相追逐着,跑累了便停下来看着对方笑,直到天亮,他们走出了地铁,重见光明的那一刻,他们看着对方,已是莫大的满足。

他们沐浴在阳光下,当闭上眼睛,黑暗再次降临时,那个浮现在眼前和脑海中的人又会是谁,他们睁开眼睛,就像此时,看到的只有对方。他们吻了彼此,为这一刻的灵魂交集庆贺……

 

醉酒的大叔也根本就没有回到第四十六个车站,他找到了一个空无一人的车厢,躺在长椅上,美美地睡着,他手中的帽子掉了下来,帽子内衬的标志暴露了他的身份,原来他就是天使远,梦中,他再次提着平平的后脖领,严肃地教导他不许再恶作剧,可是平平却还是冲他做了个鬼脸,便挣脱了束缚,逃得无影无踪,他只能摇摇头,等待着下一次、这样甜蜜的麻烦……

注:metro 地铁;地下铁

ps:这是一个发生在地铁中的浪漫爱情故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24)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