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蔺靖】浓情淡如你

818生贺,没想到kkw的生日正好比我晚一个月。

目录

-----------------------------------------------------

梅雨季的六月,就连北方也不例外,萧景琰自大婚那日逃出已经一月有余。他坐在窗前,青丝如瀑,只着一件白袍的他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屋顶的茅草上,再顺着它的纹路流下来,点点滴滴的水珠渐渐连成了一线,沿着屋前有些泥泞的小路汇入了小河中。

萧景琰想着自己不管不顾地跑了出来,父皇母妃估计都在担心,蔺晨的飞鸽经常捎来的信也提到最疼自己的哥哥祁王也在不断地找他,可他不想回去。从小,自己的玩伴林殊就常拉着自己一起练武,林殊的师父是位闯荡江湖多年的剑客,林殊闲暇时就总是缠着他的师父给他俩讲江湖是什么,不知不觉中,萧景琰竟被那迷人的刀光剑影所吸引,他幻想着有一天可以从这皇宫中出去,去见识一下真正的江湖。

可是,作为七皇子,即使他不身在风云变幻的朝堂中,却也要为它所累,从小养在祁王哥哥的身边,他就注定要参与这争斗,尽管祁王已经把那些血雨腥风与他隔离开来,但是只要身在其中,就可窥见一斑。

直到他遇见了蔺晨,那个放荡不羁的人。一想到自己第一次见蔺晨,萧景琰就不免被气笑了,那时的蔺晨还是个稚子,但这个稚子却是个十足的麻烦精。那天,萧景琰听说远道而来了一位小孩子甚是开心,毕竟小殊每天的功课比他多,陪他一起玩的时间就少了,所以他想着来了一位玩伴,自己的日子可以不那么无聊,谁知,这稚子哪里是一副小孩做派,反倒像个浪荡子,不仅不叫哥哥,还美人儿美人儿地叫个不停,想想萧景琰仅仅是因为生的俊俏了些便被这样捉弄,便气的追着这稚子打,可是奈何蔺晨自小习武,尤善轻功,萧景琰追的都跑不动了,可是还是没有追上。

萧景琰还在床边沉思着小时候的事情,却没发现蔺晨已经站在他的身后,直到蔺晨为他披了一件衣服,他才觉察到:“起了?”

“嗯,窗前风大,怎的不多穿些?”

“想是六月,便没有穿。”

“下雨了,还是小心些好,一会儿再给你端碗姜汤,去去寒总是好的。”

“嗯”,萧景琰抚上还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轻轻拿起放在了自己的侧脸,他舍不得这手掌中的温度。

“刚才在想什么?看你出神出的厉害。”

“只是再想你我小时候第一次相遇的情境,忽然发觉你从那么小就开始欺负我了。”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嘛,小孩子欺负你是喜欢你。”

“那也没有你那么捉弄我的,那些路跑下来,我足足在床上躺了三日才起来。”

“我也没想到你轻功那么差啊,我还以为你抓我易如反掌呢。”

“哈,现在倒来说这种风凉话”,萧景琰说着就佯作生气地站了起来,挥开了刚才还覆在脸上的那只手。

蔺晨知道这是需要哄一哄的暗示,便急忙赶上去从背后抱住,贴着萧景琰的耳朵,轻语:“哎呀呀,小王爷的气量还是这么小啊。”

“去你的,谁生气了?”萧景琰说着就要挣脱堪堪环住腰身的手臂。

蔺晨赶紧搂紧,道歉:“靖王殿下,草民知错了,刚才的话只是有口无心的,要打要罚,全凭您一句话。”

“油嘴滑舌,小心本王割了你的舌头,缝了你这张巧舌如簧的嘴”,萧景琰故作严肃地警告蔺晨,其实嘴角已经露出掩饰不住的笑意。

蔺晨将萧景琰转过身来,看到了他嘴角的笑意,他状似诚心地认罚,却抬起了怀中人的下巴,看着对方的眼睛,吻上了那两片薄厚适中的唇,边吻边说道:“殿下也不用准备刀和线了,有殿下在,草民自然不敢再油腔滑调。”

微博

石墨

蔺晨搂着意识模糊的爱人,轻吻着他的发丝,他多么舍不得,可是现在他却必须舍得。

 

萧景琰清醒的时候,屋内已经只剩他一人,他缓慢地起身,看着窗外还在淅沥的雨,竟不知蔺晨去了哪里,他呼喊了几声,却无人应答,走到桌前,却看到一串墨迹未干的字句:

景琰,原谅我,我许你一个江湖,却不能带你一起携手仗剑,那是因为你有你的责任,我不能自私地把你从你的亲人身边夺走,如果我们有了一个儿子,我们也会害怕他远走的那天,所以,回去吧,去完成你该完成的一切,只要你的心里有我,你就会见到我。

萧景琰的耳边还在回荡蔺晨的声音,他叠好那张纸,把那纸揣在胸前,静静地坐在桌前,窗前的野草经过雨水的击打倒是焕然一新,闭上眼睛,想着这一个月来他们每天在这远离是非的地方过着避世恍若隐居的日子,他倒已经快要忘记他肩上的重担,是啊,他怎能任性地不回去,他的父皇母妃在担心他,他的祁王哥哥也需要他和小殊一起的帮助,他怎能说走就走,肆意地和蔺晨浪迹天涯,思及此,他多么希望自己没有生在帝王家,可是结局早已注定,徒劳地挣扎也无济于事,他梦中的快意江湖和把酒桑麻,只有等来世了。

门外的马蹄声渐近,他已经看见了蔺晨为他准备好的华服和束发冠,他没有穿,他不想被囚禁在那座不自由的皇宫中,不想被围在那城墙里,他撑起了伞,从后面的门走了出去,看着云雾笼罩、深不见底的悬崖,他还记得,蔺晨给他讲过一个传说,说如果谁敢从这座山上跳下来,天神就能满足他的一个愿望,很久以前,有一个人父母病了,他就从山上跳下去,结果他没有死,一点伤都没有,而他后来漂泊到一个地方去再也没有回来,因为他知道他的愿望实现了,真心的,就会实现,老人们管这叫心诚则灵。萧景琰想起了儿时的梦,儿时那个充满仗剑天涯的梦,现在,他想去实现它了。

他一跃而下,崖上只留了一把油纸伞……

ps:昨天重看了《卧虎藏龙》和《绣春刀》,心情可能有些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24)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