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VIII

等更的小伙伴们辛苦了~~

---------------------------------------------------------------------------

第八章  依赖症养成法则

这一个月,庄恕可谓是把赵启平照顾的舒服自在,其面色甚至比赵启平腿脚利索时还要红润,这也不奇怪,吃得好睡的香,想吃的时候一声令下庄大厨就端上可口的饭菜,想睡的时候庄陪护自动化身“抱枕”,当然赵启平对于后一项的认识多少有些浅薄,毕竟他的面子还是有某人照顾着的。

这天,在庄恕的陪同下,赵启平去拆了石膏,毕竟打了一个月,刚一拆下去多少都会不习惯,走路的时候还是和打着石膏的时候一样,以为踩实了脚会疼,便还是一瘸一拐的,庄恕看他走的还是不利索,便又搀着他走,赵启平也乐得接受。就这样又过了几天,本以为庄恕会再照顾他几天,可是突然就叫庄恕去一个兄弟学校的实验所帮忙记录数据两天,本来庄恕看他还是不方便,想着推了,赵启平却觉得这么好的学习机会哪能随便浪费,便告诉庄恕他自己可以,庄恕便放心地去了。

庄恕走的时候正好第二天就是周六,赵启平想着腿脚也不利索,就在家窝一天,于是周六也就没想太早起,索性连闹钟都关了,可是夜里睡得时候却有些不踏实,11月正是天气变化幅度大的时候,赵启平睡觉不老实,总是踹被子,这一个月身边一直都睡个庄恕,一直是仔细照看着他,晚上的时候更是认真,所以这踹了的被子自是有人给他盖好,然而这庄恕一不在,赵启平就只能自己冻着了,所以睡着睡着就冻醒了的赵启平,不情不愿地又重新给自己盖好了被子。结果就是一晚上反复好几次,可是最后早上起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是和个光杆司令似的,被子都被踹到了床下,想再睡一会儿,也已经睡不着了,便起了床。

洗刷完,走到餐厅,一看桌子上竟然没有做好的早餐,赵启平本就烦躁的心情更有点火,便喊了一声“庄恕”,然而偌大的房子里却没人回应他,他这才想起来庄恕不在,按下怒气,自己煮了一碗泡面,却觉得索然无味,最后也是只吃了一小半便倒掉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机,却没有一个合心意的电视,看着无聊的节目,赵启平竟然昏昏欲睡起来,然后头一歪便睡过去了。等他再醒过来的时候,他才感觉身体不太舒服,头疼的不行,而且鼻子也塞住了,还浑身发冷,他赶紧找了温度计,量了量发现自己发烧了,想着家里还有些药,便找出来吃了,吃完就爬上了床,裹得紧紧的想发发汗。

可是事实却并不如他所想,第二天醒来后还是昏昏沉沉地,甚至还想吐,可是去了厕所却没有什么要吐的,他整个人躺回床上时只想头疼的撞墙,这个时候越发想起庄恕在的时候自己那舒服自在的日子,想着当时就不该逞能说自己一个人能行,就这么埋怨着自己,他拿起床头上的手机给庄恕拨了电话。

“喂,小庄子嘛,朕要驾鹤西去了,快回来救朕。”赵启平听见那边电话一通,还没等庄恕说话便虚弱地禀明了自己的糟糕现状。

“好好说话,怎么了,怎么鼻音这么重?”庄恕关切的问着。

“我头疼好想撞墙,昨天我就发烧了,吃了退烧药也不见好……”赵启平如实地禀告着自己的状态。

“我一天不在,你就作妖,行了,我这也没什么事儿了,我跟他们说一声,先回去一会儿”,庄恕继续嘱咐道,“你先起来喝点热水,然后盖好被子再睡一会儿,我一会儿就给你买药回去”。

赵启平挂了电话,喝了一大杯子热水,便有拖着沉重的身躯趴在的床上,“昏了”过去……

ps:不远了,不远了(欣慰脸)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40)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