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II

看到我的小天使数量,我感觉我的懒癌康复了,我的懒筋终是被切除了~~

----------------------------------------------------------------------

第十二章  你我都已爱如潮水

庄恕在睡梦中起起伏伏,像是在一个个的世界里穿梭,他感到寒冷席卷全身,想醒过来却睁不开眼睛,也动弹不得,感觉糟透了。

在昏昏沉沉中,庄恕艰难地睁开眼,赵启平裹着大衣,背着一个大背包,脸冻得通红的样子映入眼帘,庄恕浑身的力气仿佛集中爆发了一般,从床上一跃而起,冲到赵启平面前一把抱住了他,这着实吓了赵启平一跳。赵启平并不知道自己家住了个人,而且也没有预料到庄恕的到来,他就直接愣在了那里。庄恕紧紧地搂着赵启平,好像怕他再次消失一般,说着还好还好,一直重复着两个字。然而精神松懈下来以后,庄恕终是感到了自己全身没劲甚至是连骨头缝都在疼,他真的支撑不了了,慢慢地瘫软了下去。

赵启平愣着愣着,感到抱着自己的双臂突然就泄了力气,他回过神儿一看,庄恕已经在慢慢地向下滑,他急忙抱住庄恕,防止庄恕摔倒在地上,然后扶着庄恕沉重的身子进了卧室,把庄恕好好地安顿在床上,又去橱子里抱了床被子给庄恕盖上。他给庄恕盖好被子,有些奇怪:庄恕看样子昨晚就在了,可是床铺上却丝毫没有睡过人的迹象,他忽然有了一个不好的想法。于是他抚到庄恕的额头上,果不其然,额头滚烫,便急忙找来温度计,放在庄恕的身上,当拿出来时,正如赵启平料想地,庄恕发了高烧。他不断告诉自己镇静镇静,可是没照顾过人的他怎么镇静地下来,手忙脚乱地去翻抽屉,一边让自己冷静,一边左翻右找,还好上次庄恕把药放在了比较明显的地方,这么一通乱翻倒是被赵启平找到了。

他刚想给庄恕喂药,可是发现这么多天没人在家的屋子里连个热水都没有,他赶紧跑到厨房去烧上水,他又怕庄恕那里离不开人,便又回去坐到床边守着庄恕,他握着庄恕的手,那双手是那么烫,赵启平有些害怕,可是他又赶快安慰自己只是普通的发烧,不会有问题的。还好水热的比较快,为了能尽快适合饮用,赵启平多找了个杯子,开始斟水,稳不下来的心情导致水洒得灶台上都是,赵启平也顾不上了,最后尝了尝正好后,赶紧拿着那好不容易斟凉的半杯水给庄恕喂了药。

看庄恕沉沉地又睡了过去,赵启平想着估计庄恕还没有吃早饭,可是怕庄恕离不开人又不敢出去买,只好上网查如何做白粥,刚一打开手机,微信就一条接一条地蹦出来,连续不断,电话那一栏里也已经是99+了,他这才明白为什么庄恕会出现在他的家里:这么多天,自己没有联系庄恕,庄恕一定很担心他,以为他这边出了什么棘手的问题。

赵启平看了看庄恕的行李就知道是急匆匆地在家里赶过来的,什么都没顾上带,赵启平一方面觉得很愧疚,一方面心里又觉得暖暖的,想着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的工作也是越来越忙,经常地因为工作需要就住在了医院的宿舍里,这个家就形同虚设,每次回来都是漆黑一片,厨房的灶台上已是落了一层的灰,直到上次庄恕照顾他开始才又有了用武之地。他感觉从庄恕闯入他的生活以后,他的生活又有了温暖的颜色,这个屋子又有了家的感觉,他喜欢这种感觉,他喜欢家里有个人在等他的感觉,他喜欢有个人给他准备三餐的感觉,他喜欢家里飘着两个人的味道,而不再是他一个人面对着这冷冰冰的屋子,只有一种肃杀的萧瑟气息。他感觉他喜欢这个为他担心、为他紧张、可以为他付出一切的可爱男人。

脸庞还有些稚嫩的青年就这么望着床上那个让他心里泛起这种种感觉的人,自己在心中默默地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ps:你们猜猜平平接下来要干什么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35)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