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IV

你们猜到打扰他们的是什么了?

----------------------------------------------------------------

第十四章  给我你的心做纪念

赵启平走在路上,想起刚才的那一幕觉得既是尴尬脸红的窘迫,又是在心里蔓延开的是丝丝甜意。

两人的吻正处于白热化的阶段的时候,赵启平的肚子不争气地“咕”一声,瞬间把炙热的气氛打破了,其实这也不能怪小赵同志的胃,毕竟赶了一夜的车,早上本来想回家给自己泡个面然后美美睡上一觉的,结果庄恕的到来把这原本准备好的一切都打破了。庄恕生病后,赵启平就一直在边上守着,寸步不离,连水都没喝几口,更别提吃饭了,对于一直以来最受宠的胃得不到满足当然是要抗议了。

这一声虽然不大,可是两人之间的距离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保持在零这个数字上,所以对方有什么小动作可以说是一目了然,庄恕听到这一声后,马上就停了下来,抬起头直视着赵启平,赵启平当时被吻住的时候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了,所以现在回过神儿一想,红立刻就涨了满脸,他不敢看庄恕的眼睛,只等庄恕从他身上一起来便马上坐了起来。

“你早上没吃饭?”庄恕平静地问。

“没……没有,想回来吃个泡面的。”赵启平眼珠四处乱转着,一心二用地不小心就说了实话。

“不是不让你吃泡面吗,我走之前不都给你扔了嘛……”,庄恕跟个老爷爷似的盯着赵启平数落个不停,“再这么吃下去你就快防腐了……”

“呀呀呀,知道了知道了,庄大爷,我去看看外面的早点。”赵启平说着就飞也似的冲出了门,也不顾庄恕在后面的呼喊。

赵启平一方面怕庄恕的唠叨,一方面也是怕立刻就面对庄恕有点尴尬,于是就逃了出来。赵启平此时真的理解了那些女生所说的小兔乱撞是种什么感觉了,努力让自己冷静,可是结果就是心跳的更厉害了,加上室外的低温,他又没穿外套,就感觉心都快从胸腔里跳出来了。然而这种奇妙的感觉没持续多久,就被冬天的北风给吹得所剩无几。赵启平忘记了穿外套,而且又因为没有吃早饭,身体里缺乏热量,所以现在身体格外的冷,可是赵启平想着现在要是回去肯定不仅要被庄恕化身的大爷啰嗦,还要一直被勒令待在一起,他实在是承受不住这样的检阅,那时候也许只想躲在角落里也说不定。于是就想找个早点铺子进去吃点热乎的,顺便也避避凛冽的北风,然而都已经临近中午了,哪还有什么早点啊,赵启平走了一路全是关着门的,最后他都走到尽头了,还是一家开的都没有了,正巧昨晚又刚下了雪,今天天气晴朗正是化雪最冷的时候,他就只能像个傻子似的站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

这时,一件棉质大衣被披在了身上,“你跑那么快干什么,我喊你让你穿上衣服都不停,你是想和上次似的再来个感冒啊?”庄恕气喘吁吁又带点愠怒的地说。

赵启平赶紧穿好衣服,带上衣服上的帽子,恨不得把自己捂成个爱斯基摩人,再抬头看着这个衣服穿得乱七八糟,头发也睡得像鸡窝的男人,指定是连整理自己都记不得就跑了出来的男人,一边使劲儿喘着,还一边不忘唠叨着他。赵启平盯着那张喋喋不休还在唠叨的嘴,想着如何让他停下来,想也没想便捧住庄恕的脸吻了上去。这个吻不似刚才那个那么热情似火,仅仅只是嘴唇与嘴唇的触碰,却透着一股无比的认真和虔诚,不容拒绝与亵渎。一吻终了,庄恕不再唠唠叨叨,双眼直视赵启平,而赵启平却用两只被风吹得湿漉漉的眼睛、充满笑意的看着庄恕,庄恕忍不住把他搂在怀里,低声轻语,“你说你要是再冻感冒了怎么办,我现在都自顾不暇,还怎么照顾你?”

赵启平知道庄恕是担心他,便诚恳道歉:“我错了,刚才真的是忘了,下次再也不这样了,害你担心了。”

明媚的阳光照在身上,赵启平觉得老天爷也是个看人下菜碟的家伙,刚刚明明还在刮风,现在却安静地一动不动,还绽放出灿烂的笑脸,照的人身上暖洋洋的,赵启平享受着这温存的时刻,感受着来自庄恕和大衣的温暖。

ps:好青春啊,完了我真的写成小言了,你们不介意吧?《青春纪念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38)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