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V

来喽来喽,本章是最后一则回忆杀,下章开始七年后~~

----------------------------------------------------------------

第十五章  想回到过去,试着让故事继续

两个人这么一折腾,回到家,果不其然庄恕因为吹了冷风再次发起了高热。赵启平抚上庄恕的额头,发现比刚才还要烫,赶紧帮庄恕脱了外套,接着就把他塞进棉被里,喂他吃了退烧药,自己则开始手忙脚乱地准备姜汤,好不容易姜汤熬好了,赵启平赶紧端了一碗给庄恕。庄恕这烧一直退不下来,整个人烧的迷迷糊糊地,把人扶起来都睁不开眼睛,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赵启平也顾不上害羞,便自己喝了一口含在嘴里给庄恕度过去,就是这样庄恕也没喝下去多少,赵启平特别后悔自己折腾庄恕出门的那一趟,不是自己的疏忽,庄恕的烧也许已经退了,这次是再次烧起来,肯定更难退。看着庄恕在棉被里却还是冷的缩成一团,赵启平便脱掉外套躺进被窝,抱住庄恕。庄恕本就很冷,感受到热源的时候便毫不犹豫地寻了过去,本来一开始赵启平抱着庄恕,可是后来却是庄恕抱着赵启平。借着赵启平的体温,庄恕感到不再寒冷,退烧药和姜汤的功效也在慢慢挥发,紧张了十几个小时的两个人终于是都能好好休息一下了。

第二天一早,庄恕先醒了过来,由于刚刚发过烧,身体还是有些绵软,但是好在身体素质比较好,所以也已经感觉是神清气爽了不少,感受到自己怀里还有一个人是因为这个人翻身的动作,他看到穿着白色毛衣的赵启平翻了个身,把脸埋进自己怀里,手臂自然地就搭在了庄恕的腰上,和只小猫似的还往他的怀里拱了拱,庄恕一脸宠溺地把人往自己怀里揽了揽,然后低下头吻着赵启平的头顶,感觉还是爱不够怀里的人,便又开始吻他的额头、眼睛、鼻子、脸颊,最后把吻落在了赵启平的唇瓣上。

赵启平在睡梦中感到什么东西一直在轻触他,而且那个东西喷出的气一直打在他的皮肤上,痒痒的,他便伸出手挥了挥,想让这个东西离自己远一点,结果他就打在了庄恕的脸上,这一下虽然不重,却也让赵启平清醒了过来,毕竟触感是人的皮肤,抬头一看,自己的手正放在庄恕的脸上,他羞得赶紧收起手跳下床,一溜烟儿躲进了厕所,还不忘解释一句自己内急,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和以往那种庄恕叫他起床三遍都不一定能叫起来的情景截然相反,庄恕无奈地笑了笑,不过心里暗暗盘算:以后叫起床就用这个法子。

赵启平躲进厕所,对着镜子,想着刚才的状况,自己一直睡在庄恕怀里,其实以前也出现过,不过那时候没有心里的那些小九九,现在自己已经表明过心意,这种亲密的动作做起来也就有些非同寻常的意义,所以赵启平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庄恕,直到现在心脏还是不停地在跳,脸烫的不用手都能感觉到灼热感,他不敢出去,他有点害怕现在就面对庄恕。

庄恕敲了敲厕所的门,赵启平也不开,庄恕试了试门没锁,便轻轻推了门,走了进去,看到坐在马桶盖子上的赵启平愣着神,一副不知所措,他走了过去,把赵启平的头按在他的身上,一句话不说,他知道现在的赵启平需要安静、需要沉思。果然没过多久,赵启平主动把手环上了庄恕的腰,庄恕捧起赵启平的脸说:“想明白了,不害羞了,昨天也不知道谁胆子那么大跟我告了白?”

赵启平一听这话,又想挣脱庄恕的手,庄恕却不松手,强迫赵启平看着他的眼睛,郑重地对赵启平说:“赵启平,从昨天你说出那句话的时候起,我庄恕就不容许你反悔了,我这辈子会竭尽全力爱你,直到我不能爱你的那天,所以你逃不掉的。”

赵启平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已是满脸的泪水,是啊,自己怎么又想起这句话了呢,连那个说这句话的人都没有遵守诺言,自己为什么还要傻傻地记得呢,他举起酒瓶,将酒瓶中的酒倾覆进自己口中,红酒的酸和涩贯穿始终,牛饮完,竟没有丝毫甜的后味,他倒在沙发里,继续蜷缩着,蜷缩进宽大的浴袍中,只等着酒意袭来,沉沉地睡去……

ps:我感觉这样害羞的平平应该出现在时候,可是这次怎么我写的这么清纯嘞?不像我这个老司机的风格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32)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