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VI

昨天去嗨了一下,而且也是因为文有点卡,今天才有点想法,所以更晚了一天,抱歉喽,大家~

--------------------------------------------------------------------------

第十六章  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

也许是因为赵启平的酒量很好,也许更是因为红酒有助于睡眠,赵启平牛饮完便沉沉睡去,还好室内是恒温,赵启平的睡袍够厚,第二天一早醒来赵启平并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适,就连宿醉的头疼都没有出现,一早起来虽然情绪还是有些低落,但还是不免神清气爽,赵启平觉得既然是这样就没有必要请假休息,毕竟医院的人手一直都很紧张,而且昨天还推了两台手术给别人。

赵启平收拾好了就开车去上班,一路上心不在焉地都在想万一早上一进门就遇到庄恕该怎么办,该说些什么,想了很久也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可是医院却已是近在眼前。停下车,坐在车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更重要的是暗示自己一定要冷静,便下了车径直朝医院门口走去。所幸的是,今早并没有遇到庄恕,他反倒有些失落,为自己刚才的过度紧张感到好笑,两人已是前度的关系,也许那人都已经不在意了,只有自己在这里瞎紧张。

接下来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里,赵启平竟然一次都没有和庄恕遇到过,有时候要不是楼下的票贩子手里有庄恕的号,他都已经怀疑庄恕是否来到了这间医院上班。日子一天天的过,赵启平每天也是忙得恨不能回家倒头就睡,稍微有点时间,也被朋友拉去酒吧逍遥自在,根本也没有时间去想过往的那些问题。

这天一早,赵启平和往常一样起床上班,看着阴沉沉的天色,他本来出门前想往车里带把伞的,但是一个朋友让他帮忙找资料的电话把本来不太紧张的早上搞得鸡飞狗跳,结果等他开车到一半雨开始下起来时,他才想起起来忘了带把伞,可是看着下的淅淅沥沥的雨,他觉得在北京这个堵车胜地,没准开到班上雨就停了。可是老天爷并没有如赵启平的愿,而且不仅不如愿,反而和赵启平对着干——下得更大了,赵启平心里烦的不行,对于注重仪容仪表的他来说,穿着湿哒哒的上衣、一裤腿泥的裤子和一脚水的鞋坐诊一天简直太难受,可是医院也没有换洗的衣服了,所以现在的他只能接受这个即将到来的结果。

一停车,看着车窗外接连成线的雨,想着看看有没有同事路过蹭个伞用,结果今天也是倒霉,竟然一个都没有,没办法他只能硬着头皮打开车门,下了车。想着跑去楼里,可是又怕毁了新换的裤子和鞋,便只能小心翼翼地走。

“你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下雨不爱打伞。”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头顶上也遮蔽上一把大伞。赵启平猛地一回头便看到了和他只差半个身位的庄恕,他愣在了原地,脑海中一片空白,他现在才知道原来做的那些心理建设一点用处都没有,当再次看到这个人时还是不知所措,他就那么站着看着庄恕……

“启平,启平,启平……”庄恕喊了很多声,赵启平才回了神,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赵启平有些窘迫地更加手足无措,直到听见庄恕说,“雨越来越大了,我们先进去吧。”

赵启平和庄恕并排着走,两人一路无言,气氛异常尴尬,却没有改善的迹象,赵启平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有很多话想问,可是就现在的身份却又觉得什么都问不出口,所以只能沉默着,看着脚一步步地踩在积着薄薄一层水的地砖。

还好离医院楼也不远了,两人又是两个不同的科室,所以正好是两个方向上楼,赵启平临走前道了句谢,便匆匆挤上了电梯,剩庄恕一个人继续等对面的电梯。赵启平在人群中看着缓缓将要关闭的电梯门中的庄恕,他想着这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懂礼,任何一个人和他刚刚接触的人都能感受到他是亲切的却又是有距离感的,而今天庄恕给他的感觉就是这样,他的心在抽痛,他想起了以前那些两人之间没有秘密的岁月,那时候的他们笑的是那样心无芥蒂,他想知道当年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庄恕一走了之,杳无音信。可是他又不敢问,他怕这个原因不是一个不可抗因素,而是两人的感情本就走到了尽头,也许现在这种不明不白还能让他抱有一丝幻想。

电梯“叮”的一声,人潮拥着赵启平向前,他三心二意地慢慢挪到了诊室门口,掏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拿上白大褂准备去屏风后换上,这时兜里的手机响了一声,他掏出一看,屏幕上一条短信“下班后,一起吃个饭吧。庄恕”。

ps:你们猜平平会答应吗?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30)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