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VII

和朋友聊了一下去kkw的众多角色该用什么陶瓷器表示,起因是说一个很污的问题,蛇缠绕着青瓷,他问我家里有没有青瓷,我说我家只有黑陶,他便提起了齐勇,然后就是三哥是紫砂,度总是漆器,平平是珐琅彩,然然是青花釉里红,小方我们争执不下,我说是明青花,他说是汝窑天青瓷,哈哈哈~

------------------------------------------------------------------------

第十七章  除非我们,从一开始就不曾爱过对方

赵启平看着那条短信,一时间竟不知所措起来,他愣了半天,直到护士来给他说有人看诊,他才回过神来,他把手机放在了一边,想着暂时先不去理会。今天的病人并没有被这糟糕的天气就停滞不前,还是把赵启平忙活的连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等有空休息一下已是下午三点了,那条短信自然也被赵启平随着络绎不绝的病号给抛到了脑后。所以当赵启平下班时,看到原本在大门口椅子上坐着的庄恕在看到他后径直地朝他走来,他有些疑惑。

赵启平本想拿出手机看一看备忘录里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忘记了,结果一划开赫然发现了那条还没有回复的短信,而庄恕已经站在他对面,许是以为他默认了,现在赵启平也只好硬着头皮去赴宴了。

帝都这个季节最适合的就是吃火锅,再配上一瓶二锅头,绝对是吃的人从里到外都沸腾起来,庄恕早就在东来顺订好了位置,服务员带两人进了房间,两人入座后,便开始点菜。庄恕手机却在此时响起,他便示意赵启平先点着,自己则走出了房间。

赵启平先点了一些小料、菜和肉,见庄恕还是没有回来的意思,便想先点上锅,一会儿也不用干等着锅里的汤煮开。等庄恕回来时,锅里的汤正好煮开,庄恕落座后看了一眼,问道:“怎么不点辣锅?”

“你不是不爱吃辣嘛”,赵启平一出口自觉这句话显得两人的关系有多亲密一般,赶快补上另外一句,“我现在不太能吃辣了”。

这句话一说完,两人之间又陷入了沉默,庄恕给锅里下上肉和菜,便开始准备自己的调料,赵启平看庄恕往自己碗里的麻酱小料里添了辣椒油、腐乳、香菜、葱,然后抬起头,“启平给你也加点吧”,庄恕这样问道。

“不了,我现在喜欢这种原汁原味。”赵启平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庄恕本想要一瓶二锅头,但是碍于两人都开着车,只好作罢,赵启平庆幸没点酒,他害怕在庄恕面前喝酒,害怕酒后的自己把最想问的都说出来,毕竟庄恕这顿饭约他吃的意义不明,两人就这么沉默着吃着锅里的菜,赵启平觉得自己最不擅长这种沉闷的气氛,可是也不知从哪开始说,只能继续憋着,最后还是庄恕先开了口,“你不爱吃辣了。”

“嗯”,一个陈述的语气却也是让赵启平回答的一句话。

“你这几年还好吗?”庄恕透过锅子弥漫出的蒸汽看着赵启平模糊的脸。

“嗯,还好,毕业以后就一直在仁和工作。”赵启平不看庄恕,低着头拨弄着碗里的食物回答着。

“那挺稳定的,可能就是累点儿吧。”庄恕感叹着。

“还可以,最累的时候都已经熬过去了,你呢?”赵启平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嗯,也还好。”庄恕简单地一句带过。

赵启平感觉出庄恕的回避,自觉联想到自己的原因,便开始低下头吃东西,不再开口。于是这样简单的对话过后,两人又恢复了以往的沉默,一顿饭就只是听着对方的咀嚼声,赵启平不知道庄恕感觉如何,他自己只想快点结束。所以一顿饭赵启平吃的食不知味,很快他就停了下来。

庄恕似乎和他同时吃好,庄恕照例寒暄了一句,有没有吃饱,赵启平也客套的回答,两人便都起身准备离开。走出餐厅,两人把车停在了不同的方向,彼此像两个陌生人一般地互道了再见后,就一个朝左走去,一个朝右走去,赵启平想回头再次看看那个人的背影,但是他不敢,等过了一个路口时,他才敢转过去看那个人几乎已经模糊的身影,他就站在路口上,看着那个人直到消失在帝都的灯红酒绿中,而他不知道,那个人在刚才一直目送他走过了十字路口……

ps:也不知中间的小细节你们看出来没有,看出来的记得回复我哦!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34)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