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IX

我的平平,我感觉每次我都要虐他,我有罪~

--------------------------------------------------------------------

第十九章  不让你的眼泪陪你过夜

庄恕跟着有些踉踉跄跄的赵启平来到了洗手间门口,看着赵启平扶着门把手迟迟推不开门,果然整个人就慢慢地软了下去,庄恕赶紧上前扶住赵启平,一看他的脸已然是沉睡了过去,他给朋友打了个电话,告知了一下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便背着昏睡过去的赵启平从后门走了出去。

感受着背上人的重量,还是和以前一样,怎么吃都不胖的身材,虽然是喝多了,但是却没有被酒气包围,身上还是他所熟知的海洋香味,那种湿漉漉的感觉,庄恕记得每次和赵启平做爱的时候都会闻到这种味道,尤其是冬天,赵启平最爱涂这种香水,因为赵启平觉得北京的冬天太干燥,需要这种湿润的感觉,所以不管是拥抱他还是亲吻他,庄恕都感觉被水汽包围着。现下这种味道,让庄恕错觉为他们还在一起,而背着的这个人只是像那时候一样困倦了想趴在自己身上睡一会儿,但赵启平口鼻中呼出的淡淡酒气却又提醒着庄恕,他们刚刚参加的酒会。

庄恕把赵启平好好安放在副驾驶上,给他系上安全带,看赵启平现在的样子让他说出自己家肯定是不可能了,庄恕没有多做犹豫便开着车驶向自己的住所。给人脱掉外套,安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庄恕本想去给他做碗醒酒汤,刚走出去几步,就听见赵启平口中呢喃着“恕哥,恕哥……”,庄恕被这熟悉的称呼绊住了脚,他停在原地,不敢回头看,听着赵启平口中继续流出的话语“你为什么……音讯……音讯全无七年,为什么……为什么不明白说分手,又为……为什么要回来”,“我不爱……不爱你了,我不想爱了,心太疼了”。庄恕听着赵启平的胡言乱语,动弹不得,他知道他当时做的一切会给赵启平带来伤害,但是他没想到伤害是毁灭性的,原本在朋友口中得知赵启平那段时间的混乱他还没有切身体会,直到今天他听到赵启平的真情流露才知道那段经历对他来说有多痛苦。

庄恕缓缓地移动到床前,坐在床边,握着赵启平的手,抚着赵启平光滑的额头,头发已经定型过,刘海不像是以前那样软踏踏地垂下来,拂过额头又抚上眉眼,浓眉大眼,和自己初

见时没有什么不同,鼻子挺翘,抚到嘴唇,他想起每次接吻时这两片薄厚恰到好处的唇瓣都会被自己用力地含在嘴里,软软的,和人一样柔顺,被自己吸吮过后,绯红布满在上面,看起来摄人心魄,让人不禁升起一种继续凌虐下去的冲动。

庄恕想着想着,便抑制不住地开始接近那嘴唇,就在快要碰上时,庄恕停住了,他们已经不是从前的关系,不可以这样,然而赵启平却在这时慢慢张开眼睛,对上庄恕的眸子,“恕哥,你……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这样说着,赵启平便揽上庄恕的脖子吻了上去,庄恕被酒后主动的赵启平亲吻着,不做回应,赵启平离开庄恕的唇,泪水从眼眶中溢出来,“恕哥,你为什么不回应,你不爱我了吗?”

庄恕看着近在咫尺的脸,泪水不住的滑落,听着那句锥心的话语,他恨自己怎么会把眼前人伤的这么深,自己即使那样对他,他却还是义无反顾的爱着自己,他感觉心里像塞着棉花一般,堵得难受,他捧着眼前人的脸,吻上了他的唇,他感到赵启平的泪水也湿在了自己的脸上,所以更用力地加深了这个吻。

赵启平还是酒醉的状态,自然是没什么力气,便慢慢瘫在庄恕怀里。庄恕口中尝着赵启平唇舌中凛冽的酒香,身上湿润的香水气息,竟抱着他倒在了床上,赵启平的手抚上庄恕的头发,虚浮地抓着,庄恕还在继续用力的吻着,手也不自觉地探入赵启平的衬衣中,抚到了那熟悉的腰线以及滑腻的皮肤,这手感让庄恕停不下来,他知道赵启平还在酒醉中,但他不想去想这些,他现在只想拥抱他,让他不再悲伤,不再绝望……

ps:放纵倒计时?😏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34)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