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XI

这是补偿大家的二更,我这个人有没有很好?

好了大家看吧,我去看我的hero——三哥~~

-----------------------------------------------------------------

第二十一章  这样傻傻的停止在,幸福的终点

赵启平在沉睡中听见了那声久违的“平平”,他觉得声音如此熟稔,但他使劲地在记忆里翻找这个声音,却没有一点头绪。那个声音仍在继续,他感知到声音的来源在背后,便想回过头看一看,但当他回过头的时候,却感觉眼前蒙了一团雾气,那个人只有一个模糊的身影。他拼命地想,他觉得脑袋像被撕裂了一般,终于在他崩溃前的一瞬,一个人的脸闪过,他喊着“庄恕”,便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赵启平感觉心脏突突地像是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他的意识慢慢回笼,他感知到他没有躺在自己的床上,宿醉的头痛袭来,他感到一只手搭在他的腰上,而另一只手被人握着,他慢慢转过头,看着庄恕正侧对着他睡在他身旁,他的脑袋只剩一片空白。

庄恕一向睡眠轻浅,身边稍有异动便会感应到,以前赵启平醒得早了总爱在他的脸上作怪,殊不知那是庄恕纵容他的任性,其实庄恕早在赵启平翻身起来的那一刻就已经醒了。他感到自己手中的手被抽了回去,身旁的人慢慢起身,悄悄地下床,步伐还有些摇晃不稳,许是自己昨晚要得有些狠了,他听着那个人窸窸窣窣地穿上衣服,便以他能达到的最快速度轻轻地离开了。庄恕想挽留,可是他知道今早的这一幕对于赵启平的冲击太大,如果自己刚才醒过来,两人一定会尴尬地都再也无法面对彼此,所以他才选择了装睡,让赵启平自行离开。他坐在床上,一只手按住两边的太阳穴,无计可施地任思绪混乱……

赵启平出了门,一路尽量快走,可是腰部的酸痛与腿部的抻拉过度让他没有办法尽全力,只能勉强前行,终于是来到路边,拦到了一辆出租车,他坐在车里回想着昨晚混乱的记忆,酒精、呼喊、亲吻、拥抱、爱抚、进入,一切是那么顺其自然,他有多久没有那样失态过了,最后还是在那个人的面前沦陷了,他闭着眼睛,不想再去想这些,慢慢地竟睡了过去。

最后到家的时候,还是司机叫醒了他,他脚步不稳地好不容易到了家,进了门,给同事挂了个电话说今天请个假,便脱掉身上的一切进了浴室,他站在花洒下,冲洗着,过烫的水打在皮肤上,但他已经感觉不到,他的手扶在墙上,想着自己那可怜的回应,他想他昨晚上已经暴露了吧,也许在庄恕看来他就像一个傻子,七年了还是念念不忘,还在原地等着,而昨晚只是庄恕施舍给他的一夜,施舍给他这个把自己囚禁在爱情监牢里的疯子,他的泪和着水流下来。赵启平就这样把自己关在浴室里两个小时。

然而日子还得过下去,那天出了浴室,他便躺在床上浑浑噩噩睡了一天,第二天便把自己又武装起来去上班,他特别害怕在医院遇到庄恕,但是和以往一样幸运,他们还是没有交集,庄恕也没有打来电话,赵启平想就让那一晚都淡忘在彼此的记忆深处吧,别再提起,他没有勇气,他觉得庄恕也不会想要提起。

一个星期后,周一例会,赵启平和往常一样与主任一起朝会议室走着,进了会议室落座,不一会儿各个科室的医生也都到齐,他本来在跟主任聊着,然而只是在人群中的一个回眸,那人竟映入眼帘,他看到那人也在注视着他,那其中的竟有一丝让他感觉到那人愧疚的错觉,他匆忙避开,装作继续倾听主任的话语,以掩盖有些纷乱的心绪。

各科室汇报完一周的总结,副院长便开始继续主持大会,副院长宣布接下来三个月有一项援助乡村医疗建设活动,需要下派年轻骨干医生,主任早就知会赵启平骨科会派他去,赵启平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这个经历以后很有利于评职称,所以便也没有推脱。副院长开始宣读名单,可是当他听到庄恕的名字时,他手中的笔掉在了地上……

ps:最近一直在虐,大家坚持住~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36)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