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XII

昨天沉迷于沈太的《皇城根下》,一口气把自己落下的所有章节都补上了,不得不说好好看,沈太的本值得收藏~

-----------------------------------------------------------------

第二十二章  我们没有在一起,但至少还像家人一样

主任捡起赵启平掉在地上的笔,赵启平赶紧接过来道了谢,主任见他脸色有些苍白,便低声询问他是不是有些不舒服,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赵启平笑着摇了摇头,说可能昨晚熬夜了一会儿,精神有点差的缘故,主任见他不愿多说,便也没有再问下去,叮嘱他下午可以早下一会儿班,这周多休息休息,重点为下周的援助治疗做好准备,赵启平点了点头。殊不知坐在他身后不远处的那个人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临出发的前一晚,本来赵启平早早就回了家休息,准备收拾收拾行李第二天好下乡,谁知他晚饭刚做好,院里就来了电话,说有个紧急病号需要做手术,这个手术恰好只有主任和他能做,本来开始的时候主任说自己来做,毕竟赵启平第二天还要早起出差,可是正赶上帝都的堵车高峰期,主任被困在了半路上,没办法只好又给他打了电话。

赵启平一听情况,二话没说,套上外套就往医院赶,一路上连车都没开,直接搭地铁过去了,一到医院,几个负责人都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直接带着赵启平就去了手术室,赵启平做好消毒便进了手术室,一直忙了四个小时这手术才结束,等下了手术台,人已经累得不想动了,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可是他想着明天还得出差,只得强撑着疲惫的身体换上了衣服回家。

一到家,晚上没有吃饭的饥饿感以及站了四小时的酸软无力同时朝他袭来,他看着桌子上做好的饭菜,也懒得去热了,便简单扒了两口洗了个澡就睡了。谁知半夜胃部竟绞痛起来,甚至伴着强烈的恶心,他本来想忍一忍,结果呕吐的感觉却不顾一切地打击着他,他匆忙爬起来跑去了卫生间,刚刚好走到马桶所在处,便吐了起来。

等吐完,他整个人虚软的瘫在地上,一步也不想动,可是看着室内的狼藉,一贯爱干净的他只能强忍着无力简单收拾了一下,等再爬上床时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他累得还没有来得及翻身便又沉睡了过去。第二天一早,赵启平被自己定的闹钟喊起来时已经没工夫把自己整理地一丝不苟了,只能匆忙地穿上衣服,洗漱过后,便驾着车往医院赶。他作为最后一个上车的人,看了看那个仅剩的座位,也没工夫计较,便走了过去。

也许是昨晚那一通折腾,还没好,一向不怎么晕车的赵启平觉得今天的感觉异常糟糕,他感觉头晕目眩,使劲忍着胃里一阵阵的翻江倒海。庄恕坐在赵启平旁边,感觉今天赵启平有些反常,抱着怀疑的态度,他便转过头,发现赵启平脸色苍白,眉头一直皱着,他的直觉告诉他赵启平的老毛病可能是犯了,也顾不上两人现在的尴尬关系,便把手伸到了赵启平额头上,果然是滚烫的。他赶紧凑上去询问:“你昨晚是不是也不舒服?”

“嗯,昨晚吐了一次,然后就一直很恶心,可能是昨晚吃的饭菜有些冷了。”赵启平有气无力地回答着,连眼睛都难受的睁不开。

庄恕把赵启平揽到自己怀里,在书包里掏出温水,把治疗晕车的药先给赵启平服下,不一会儿药起作用以后,赵启平虽然还是有些不舒服,但是总算是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好在地方离的也已经不远了,下了高速,又颠簸了一刻钟就到了。一到目的地,庄恕便让人先去找一间卧室,自己就背着赵启平跟了上去,把人先安顿在床上,让同事赶紧把带来的退烧药和点滴拿了一些来。给赵启平打上退烧的针,又给赵启平输上消炎的点滴,便让大家都各自去忙自己的了,说自己照顾赵启平就行,看着赵启平的眉头慢慢舒展开,呼吸也均匀起来,庄恕才松了一口气,但是也没感太大意,继续坐在床边守着他。

庄恕一直观察着赵启平的神情,观察着挂着的点滴瓶,准备随时换一瓶新的,还时不时地给赵启平的掖掖被子,生怕他半夜再有什么异样,庄恕衣不解带,看着床上的那个人,直到等到点滴打完。他又摸了摸赵启平的额头,发现已经恢复到正常的温度,才终于感觉心有落回了肚子里,而这时窗外的天边已经渐渐泛白……

ps:庄医生男友力max,有没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35)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