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XIII

嘿嘿,我是勤劳的好宝宝~

------------------------------------------------------------------

第二十三章  把每天当纪念,才能意识这爱有多强烈

赵启平觉得自己睡了很长的一觉,他隐约觉得这一觉的前半段自己无比晕眩,胃部强烈的不适让他整个人都要晕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酸疼感,寒冷侵袭着他的每一寸肌肤,想醒过来却睁不开眼睛,直到后来有个人搂在怀里,他觉得暖和了许多,再后来便感觉胃部也不再抽痛,便沉沉地熟睡了过去。

当他缓缓醒来时,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装饰简朴的乡下小屋里的天花板,力量在慢慢恢复,毕竟只是一夜,要想彻底恢复还需要假以时日,赵启平这样想着,便扭了一下头,而这一眼却看到了床边趴着休息的那个人。那个人他再熟悉不过,他记得以前每次自己生病的时候这个人都会守着他,而且一守就是一宿,自己那些年最任性的时候身后一定有这个人在,这个人也许会在他最难受的时候唠叨他一句下次不管了,然而每个下一次时却还是继续守在他身边,看着他笑的没心没肺,玩的昏天黑地。

而且每次自己醒来的时候,看到的都是那个人疲惫的身躯,一脸熬夜后的胡渣和凌乱的发型,这时候他会忍不住去胡乱地揉几下那人的鸡窝头,想着想着,他的手就要靠上庄恕的头,往事一幕幕的重现,可是一阵恍神儿后,他的意识回笼,手堪堪停在半空,那发型已经不再凌乱,他想到了,这不是以前了,他们已经分手了七年了,庄恕一声不吭地走了,在他的世界里消失不见,这是多么锥心的痛,就好像把他的灵魂硬生生撕裂了一般的疼,他的泪又开始涌上眼眶。

庄恕昨晚累极了,在给赵启平拔下针头以后,着实松了一大口气,但还是怕病情反复,便决定继续观察,谁知也许是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不知不觉竟趴在床边睡了过去。然而庄恕一向是个有生物钟的人,所以时间一到,便醒转过来,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腿,想着有多少年没有这样睡过了,便站了起来准备看看赵启平的情况。手刚抚上赵启平的头探知了温度,便看到一滴眼泪滑落眼角,睫毛微微颤动了几下,他知道赵启平已经醒了,便转身走出房间没有再回来。

赵启平等了许久,再没有动静,便慢慢睁开眼睛,发现室内已经没有人了,外面却在这时渐渐有了动静。他坐了起来,披上外套,还有些虚弱地移动去了房门处,大家都在匆忙洗漱,准备吃早饭,看见了他还打声招呼,估计一会儿乡里卫生所的同志就要来领大家去各个村里熟悉情况了。他赶紧回到里屋收拾好自己,出门洗了洗脸刷了刷牙,虽然昨天输的药里有葡萄糖,可是毕竟一天都没有吃东西,赵启平感觉自己真的饿了,刚想出门和大家一起吃早饭,同一个科室的小袁就端着个砂锅进来了,开口就说:“赵医生,你今天先休息一天吧,你昨天发了一天烧,今天身子还挺虚的,吃完早饭再去床上躺躺吧。”

“不用,不用,我身体已经没事了,烧也退了,胃也不疼了,再说一会儿乡卫生所就来人了,我不去面子上过不去。”赵启平推辞着。

“庄医生交代过了,他来负责就可以,今天也不用看病,就是去乡里熟悉熟悉情况,然后进行一下汇总,我们这些人就够了,少你一个不要紧,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接下来有你忙的”,小袁笑着把锅放在了桌子上,“对了,我们早饭都吃过了,这是给你的,赶紧趁热吃,这个好消化”,小袁说着就走出了房间,留赵启平一个人略微有些不好意思。

坐在桌前,他轻轻掀开了砂锅的盖子,香气四溢,一锅菜粥,正适合现在的自己食用,他想到以前庄恕总是会在自己生病后的早上端上这样一锅粥,口感软糯,而且咸香正合适,入口即化,最重要的还是好消化,吃了以后整个胃部都暖洋洋的,感觉身上的病都好了。他拿起桌边的勺子,舀了一勺放进口中,那味道果不其然,让他现在的心里像塞着一团棉花般,因为它太熟悉了……

ps:我神奇的出现在了这个平平的科室~

附赠一张庄医生的营养菜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29)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