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XV

雾霾又把我们这变成了仙境,大家都注意身体健康,没什么事别老是出去吸毒了,出门也记得戴口罩哦~

---------------------------------------------------------------------

第二十五章  我痛的疯的伤的在你面前哭的最惨

庄恕转过身后,赵启平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看着这么熟悉的背影迈着还是让人感觉沉稳的步伐,慢慢地消失在了夕阳透过锈迹斑斑的窗照进来的那一米阳光中,身上的毛毯还在向他传递着温暖,可是赵启平再次感觉愁思万律,他不明白为什么彼此相爱却要互相折磨,坦诚就像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鸿沟,纵然有越过去的力量却仿佛谁都没有迈出第一步的勇气。然而,连续三台手术的工作量不容许赵启平胡思乱想,他在满腹的心事里又陷入深深的困意之中……

不知不觉,整个援助治疗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个月,赵启平一队作为最后深入治疗的一组,就只剩下一些收尾工作,所以每天去村里转转也没什么事情,有时候还能坐下和大家一起聊聊天,那些村里的民众也喜欢和赵启平聊天,毕竟赵启平的长相出挑,而且一说话总是嘴角带笑,村里的小姑娘都喜欢找这个“启平哥哥”聊天。

这天下午,本来和乡亲们聊完就准备回去,结果村里的一个孩子突然就在玩耍的过程中不慎摔伤了腿,那家人直接抱着孩子来到赵启平他们所在的地方,然而大家这时都已经坐上了大巴车准备出发了,赵启平为了不耽误返程时间提出自己留下,让其他人先行返回,于是就把赵启平一人留在了老乡家里。还好由于送的及时,伤的不重,及时给腿部止了血又加了固定,也算是没什么问题了,尽管天色已晚,赵启平还是婉拒了乡亲们让他住下的请求,一个人准备走回驻地。有个老乡见天色有些暗沉猜测今晚一定有暴雪,便主动把自家的摩托车借给了赵启平,能让他快点到达。谁知刚走到一半上,雪竟然下的大到让他没法继续骑车前行,他只好下来推着摩托车,深一脚浅一脚得在雪地里艰难地行走。

庄恕今天的手术结束的早,正好赶上了大伙一起吃饭的时间,可等几拨人都坐下的时候,庄恕却没有看到赵启平,庄恕有些疑惑,便找到小袁了解了一下情况,原来是被病患耽搁了,小袁说也许因为天气不好赵医生可能今晚会留宿在老乡家里。尽管这样被告知,可是庄恕总也安不下心来,他了解赵启平,作为一个认床的人轻易不会留宿在别人家中,所以必定会返回驻地,所以看着外面渐渐飘起的雪花,他不得不有些许担心。

然而,一个小时后,赵启平仍然没有回来,庄恕匆忙地在办公室翻出了那家老乡的电话拨了过去,老乡的话证实了庄恕的猜测,果不其然,赵启平执意返回,而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恐怕已经是被暴雪困在了路上。庄恕一听便挂了电话,匆忙地套上羽绒服拿上毯子开着车上了路。他一边在布满雪和泥泞的土道上小心翼翼地开着,一边又心急如焚,雨刷已经开到最大档,可是即使是这样,接连不断落下来的雪花让挡风玻璃看着仍旧是水雾朦胧的。但庄恕还是不敢放过一丝一毫地仔细在车灯的探照方向下查看四周,终于在接近二分之一的路上发现了一个推着车缓慢前行的人,他赶紧停下车,打开车门冲了过去,一把把人搂在怀里。

赵启平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被抱进怀里,然而那个怀抱那么熟悉,他怎么又会不记得,他听见那人喘着气在他耳边不住重复着“还好,你没事”,然后仿佛在用手臂的力量感受他的存在,虽然让人有些喘不过气,却让他感受到浓浓的被需要感。他感觉他的心又因为这个人堵了,眼底的泪腺不知在跟这个人产生纠缠以后发达了多少,泪又控制不住地顺着眼眶流出来,他那暴露在雪中冻得快没有知觉的手慢慢扒住这个人的肩膀,头埋在这人的肩膀上,不再压抑地哭泣。

两个人在漫天的风雪中紧紧相拥,用彼此的体温温暖着彼此那颗渐渐冰冷的心,即使结局再残酷,他们也还是想挣扎着靠近……

ps:本来这章想起名“我们没有在一起,至少还像情侣一样”,可是最后还是用了现在的题目,他们之间的关系真的很像刘若英的《我们没有在一起》,大家有空可以去听听。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35)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