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XVI

今晚听Don't stop the music听得好想写个色气的文,可是你们知道的文,目前他们之间只能是虐虐虐,我也要被自己虐疯了。

---------------------------------------------------------------------

第二十六章  纠缠与固执等待,反而是另一种伤害

庄恕拉着赵启平让他进到车里,把拿来的毯子先给他披上,便去把雪地里摩托车安放在了一个不太明显的地方,找了堆草垛盖上,准备明早再来取。雪还在漫天的下着,庄恕回到车上后,赶紧开上车准备往回赶,因为这样的降雪量,如果不抓紧赶回去一定会被陷在半路上。

庄恕一路上按原路返回,却因为雪势过大,竟比来的时候多用了一倍的时间,等到驻地时,赵启平已经累得睡着了,庄恕本来想叫他下车,可是看着那个睡得像孩子的一般的青年一如当年的脸庞,竟有些不忍心去打扰他,他就这么看着旁边的人,身上裹着他的毯子,身子由于安全带的固定保持着一个姿势,仿佛窝在座椅里,打量着那张一副安详神情的面容,不禁吻上了他的嘴唇,庄恕怕自己的动作幅度太大弄醒了睡着的人,只好在嘴唇上厮磨着。赵启平也是一天劳神费力地所以睡得格外香,竟一丝都没有察觉到有人在偷亲他,庄恕细细描摹过这两片嘴唇的轮廓便放开了它们,虽然有些恋恋不舍,但是看着已经被他蹂躏地有些红润的嘴唇,不禁苦笑了出来,自己还是爱着他啊,但是当年那样做的自己还有资格爱他吗?

他下了车,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轻轻地解开赵启平的安全带,给还在熟睡的人戴上帽子,把毯子缓缓地从背后绕过一周给人裹好,最后,慢慢地把座位上的人抱起来。手上的重量还是一如从前,尽管已经过去七年的时间还隔着厚厚的棉袄,但是庄恕不管是对于这副身体的重量还是触感都异常的熟悉,他将怀中人的头揽向自己怀里,踏着漫过脚踝的雪,慢慢地朝宿舍走去。

好不容易跋涉到赵启平的住处,他推开门,走了进去,把人放到榻上,在给人摘帽子的同时,指尖轻触上赵启平的额头,指尖传来异常的热度,他赶紧将手抚上额头一探究竟,结果发现赵启平竟有一些发高热的情况,他急忙找来棉被,给人把外套脱掉,裹好。本想给赵启平喂点退烧的药,可是赵启平已经烧得有些迷糊,竟没法喂药,庄恕只好找来退烧针给赵启平打上,他在床边坐着,可是这烧却迟迟退不下来,庄恕想恐怕是在雪中暴露的时间过长,再加上赵启平本身的身体素质比较差才会出现这种迟迟退不下烧来的问题。想到这里庄恕已经顾不上赵启平醒来会怎样,只想着能让他快点好起来,便脱了外套,掀开被子躺了进去,他将赵启平箍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赵启平。

由于发热感到异常寒冷的赵启平,在感受到这个热源后竟也将身体靠了过去,手也搂在了热源的腰上,他感到一直无孔不入的寒冷竟然渐渐离他远去,他感到有人给他的怀里塞了一个火炉一样的东西,可是这个东西却软软的很熟悉,甚至连味道都那么熟悉,无意识的他只想紧紧靠着不放开,他觉得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舒服的感觉了。

庄恕感觉着怀中人对他的需要,吻了吻怀中人的发旋,他想温暖赵启平,想要和以前一样继续被赵启平需要,可是他还有这样的资格吗,他这次回来的目的一直是压在他心中的一块巨石,让他对赵启平只能是若即若离,想要靠近却又怕再次给他带来伤害,他很矛盾,而且自从那次意乱情迷后,他能感觉出赵启平在躲他,他只能默默在暗处关注着赵启平的一切,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也变成了这样让自己讨厌的那种人,那种畏缩不前、不敢直面现实的人,可是他害怕赵启平不接受他,毕竟七年前是自己先放手的,而且那个关系到两代人的恩怨也许还会横亘在他们之间,到时也许不管怎样抉择受伤害的还是这个在自己怀里熟睡的如同孩子一般的青年,庄恕感觉心乱如麻。

他就这么抱着赵启平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中竟也被这些纷杂的现实与往事所缠绕,脑中一幕幕的如电影般交叉回放,搅得他竟感到异常疲倦,闻着赵启平身上大海的味道,他渐渐沉入睡梦中……

ps:我就想写个骚浪贱,怎么这么难出现?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38)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