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XVII

抱歉抱歉,这么晚才更27,真的是一回家各种问题都找我,主要还是家里不是一个写作的好地方。我妈天天看着我……(~ ̄▽ ̄)~

------------------------------------------------------------

第二十七章  不管我能够陪你有多长,至少能让你幻想与我飞翔

下了一夜的雪终于是在拂晓时分停了下来,而一早就晴好的天空也昭示着这将是一个明媚的天气,不过化雪的时候肯定是北风呼啸,幸好乡下的房子暖气烧的很足,让屋内的人感受不到外界的刺骨寒风。

庄恕被窗外明亮而又刺眼的阳光照得醒了过来,本想抬起自己的胳膊,忽然感觉到手臂上有些沉甸甸得重量,忽然想起昨晚赵启平一直睡在自己的怀里,便赶紧放轻了自己的动作,好在刚才的那一下动作只是让赵启平轻微地翻了一下身子,庄恕看着翻过身子的人平躺着睡得一脸惬意,也无奈地笑了笑,还是和以前一样,睡起觉来和小猪一样,怎么折腾他也还是睡得理所当然。庄恕把手抽出来放在赵启平的头上摸了摸,发现已经退了烧,看来昨晚的退烧针和出的汗已经发挥了作用。庄恕轻轻地抽出被赵启平枕着得有些发麻的手臂,缓缓地拖着他的脑袋放在麦糠的枕头上,给他掖好被子,半撑着身子静静地看着他的睡颜,禁不住吻了吻还在沉睡的人的额头。庄恕感觉仿佛回到了七年前的那些每一个平静又幸福的清晨,自己总是会偷偷地趁着他还在沉睡的时候看着他,然后吻遍他的额头、鼻子、脸颊、嘴唇,不想放过他的每一寸,再感叹上天对自己的恩赐,让自己收获了身边的他。

可是现在,庄恕却越想越觉得难过,想起昨晚两人在雪地里的拥抱,两人只能把现在的每一天都当成彼此惦念的最后一次,明明爱得彻骨,却都不敢勇敢再向前迈出一步,也许是害怕受伤,也许是害怕再次的失去,也许是害怕再次的不告而别,两个人宁愿承受过往那些剜心的痛,却也不想再将这痛增加一分一毫了,即使彼此的靠近也许有治愈的可能。思及此,庄恕又轻轻抚上了赵启平的头,却也知道不能再留在这里了,他不舍得的最后又吻了吻赵启平的唇,便悄悄地下了床,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走出了门。而还在沉睡的人仍然安详地在睡梦中均匀地呼吸着……

之后的几日里,工作依旧继续,可是两人见面的机会却也少了许多,原因很多,两人可能是故意避开,而各组的工作安排本来交集也就不多,所以在返回之前,两人一直没有再正式见过一面。而三个月的援助医疗也就在两人的分分合合、你来我往之间悄然逝去,返回的时候,由于庄恕作为主要负责人代表需要交接一下后续的工作,便要多留几天,于是就没有和大部队一起返回。

赵启平排着队准备上车,看见队伍前面的庄恕和大家一一说再见,轮到他的时候,庄恕把胃药和治晕车的药塞在他手里,说让他记得回去的路上不舒服了就吃上,又把一个袋子交给他,让他吃药前记得吃点东西,庄恕摸了摸赵启平的头,轻声说让他照顾好自己,便继续挂着笑容和后面的同事说再见了,赵启平有些窝心,鼻子有些酸,亦步亦趋地随队伍走着,他想着这多像那些年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出去交流实习,庄恕也是这样送他上车,只是现在两人的关系却不在像以前那样亲密,虽然还是彼此熟悉,却不能再如从前一般关心对方的时候心无芥蒂。赵启平坐在座位上,看着窗外的庄恕,思绪万千,他想等庄恕回去后问一问七年前到底是什么让庄恕离开自己,他想把他们之间的这份感情继续下去,因为他知道自己这辈子放不掉这个人,因为他可能不会再像爱这个人那样爱上别人了。

ps:也许要有大进展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23)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