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XVIII

如约的年三十儿的更文,可能有些拖沓,但是这几章主要想让感情细腻一些,要不我觉得单纯叙事好粗糙,就看成我的小怪癖吧!

————————————————————————

第二十八章  天上人间,如果真值得歌颂,也是因为有你才会变得闹哄哄

回来已经半个月的时间了,但是赵启平却一直没有能够有机会见到庄恕,倒也不是庄恕故意躲他,只是这阵子的庄恕可能是由于援助医疗的事情做的不错,胸外的主任对庄恕委以重任,于是他作为胸外的专家之一,经常要参与会诊一些疑难杂症,无疑比刚开始只是手术和坐诊要忙了许多,而且不知为什么,庄恕一下了班便会离去,竟没有半刻停留,大家对于这件事也没有什么置喙,毕竟庄恕每天的工作都那么累,早回家休息也是应该。

不过这却是赵启平没有想到的,本来那日上车时他就打定主意要对庄恕坦露心意,尽管庄恕确实在当时伤害过他,但是他能看出庄恕对于自己的感情并没有比自己少半分,他相信两人一定有什么误会,而且当时他和庄恕青春年少,做事难免不计后果,庄恕就算做事再沉稳老道,难免也会有心思不到之处,再加上后来七年两人没有再遇上过,当时的一切都被时间冲散在记忆里,赵启平知道那锥心的痛他不想去剖开看,他相信对于那个在村子中一直想要照顾自己却还是小心翼翼地不敢太靠近的庄恕,是一样的痛苦,所以他本就想要回来后和庄恕谈一谈,谁知医院的安排却一直没有给他和庄恕机会。

已是凌晨时分,忙了一天的庄恕却并没有躺在床上安眠,相反他坐在有些寒意的书房中,只开一盏台灯,书桌上整齐的摆放着一本病例,病例旁边放着一些乱七八糟的纸张,可是庄恕知道这些纸张上反映的事情却并不杂乱。这是一件多年前的往事,这件事关乎着自己的父辈,有阴谋有失误,就是因为这件事,自己的本来生活在一个幸福美满、欢声笑语的家庭,却生生地给毁了。现在这些纸上的事实却印证了自己多年前的怀疑,而这些怀疑真的印证了那句话“真相往往是最残酷的”,果然自己父亲经手的那个医疗事故与赵院长有关系。庄恕的手捂住自己的脸,他已经在书桌前坐了整整一晚上,都没有一个好的解决办法,他不想再次伤害赵启平,可是真相却有可能把赵启平父亲一生的名誉都毁于一旦,庄恕知道这一生自己最爱的就是赵启平,他当年就是因为查到了这样的一条线索,才会崩溃到没法去面对赵启平,于是只好远走国外,想让自己忘了那个曾经陪伴自己四年的人。

可是这次回来,他知道他还爱着赵启平,还是和七年前一样,他无法再像那时候一样欺骗自己只是年少轻狂,把那当做一场梦,醒来一切还是原样,他对于自己不经意流露的真心并没有太多的惊讶,毕竟在美国时的那些岁月里,每每独自一人的深夜,他总会在睡梦中看到那个青年的模糊面容,即使每次那个青年一走近,自己便会梦醒,但庄恕知道无法自欺自人,他知道那就是赵启平,从年少时就一直相爱直到现在的爱人。他这次回国主要就是为了这件事,甚至可以说他回到父亲任职的同一家医院也是这个缘故,而最糟糕的局面也已经被摆在了面前,庄恕头疼的坐在桌前点起了许久未碰的烟。

这两难的局面,让庄恕在桌前枯坐了一夜,烟缸里残烟已经堆满,他有些昏沉地跺去了浴室,站在镜子前看到自己的下巴上蓄起了青青的胡渣,眼睛布满血丝,他打开水龙头接了一捧水在手中,水被泼在自己脸上,他逐渐清醒了过来。再次看着镜中自己,他的心中也有了决断:既然逝者已去,那些恩恩怨怨既已烟消云散,那些想要追究的想法只是还在世之人的执念而已,自己已经浪费了自己和自己爱的人七年的大好光阴,那接下来的时间里自己最应该做的就是去全心全意地对待挚爱之人,而那个人就是午夜梦回中的那个模糊身影——赵启平。

思及此,他疾步走回书房,将那些东西都一股脑地扔进了废纸篓中,他要去向父亲的朋友阐明一切,阐明他的真心……

ps:今天的小标题来自王菲的《人间》,文章的庄恕感情内容部分借鉴那英的《相爱恨早》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22)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