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XIX

趁着这几天我有空,多更几章。

-----------------------------------------------------

第二十九章  早已该放手,这无休的阴谋

庄恕没有犹豫,他马上驱车赶往父亲的朋友——钟西北那里。从七年前,钟主任就一直和庄恕有着相同的怀疑,他资助庄恕出国读书远离国内是非,而自己却留在医院里暗中调查一切,果然他根据蛛丝马迹查到了当年的事情和现在的赵院长有一定关联,他便及时地告知了庄恕的一切,庄恕这次回来就是钟主任将他召回来,来商讨如何让这件事情告知所有人。

庄恕三步并两步地跑上楼梯,伴着自己急促的敲门声,钟主任开了门。

“庄恕,你来了,快坐,坐。”钟主任赶紧将庄恕让进屋子。

“钟叔,今天来我是有件事想跟你说”,庄恕和钟西北面对面地说着,“钟叔,那件事我不想让它曝光了”。

“什么?你是不是疯了,你父亲当年是无辜的,他一生清誉,当年如果不是老院长力邀,他是不会回到医院这个是非之地的,最终他还是没有逃过医院的权力之争,现在你却要这样算了,你到底怎么回事?”钟西北听到庄恕的话,激动地从站了起来质问庄恕。

“钟叔,你先听我说,我是觉得,现在医院在正常运作,这很大部分要归功于赵院长,父亲虽然含恨而终,但是我知道父亲的个性,他尽管在乎名誉,但他最在乎的莫过于让医院可以在一个有担当的人手里发挥最大的作用”,庄恕平静温和地给钟西北分析着,“而且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确实是赵院长害了我父亲,我们这样冒然把事情公布出去,赵院长必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倒是他便会失去威望,对于医院绝对是不可估量的损失”。

“那我也不能让你父亲的事情就这么算了,我当时的兄弟本来可以开着自己的小医院安度一生,是我向老院长再次举荐了他,才让他落得如此下场,我绝不能就这么让他死的不明不白而且你的母亲也经受不住打击,出了车祸撒手人寰,这债的源头都是我啊!”钟西北依旧激动地无法平复心情,竟有泪滑下。

庄恕赶紧站到钟西北身边,扶着老人家坐下,说:“钟叔,我不是要放弃,我是觉得逝者已去,我们活着的人不能老是活在过去,我们要向前看,我们应该要看到好的一面,毕竟医院依旧能够好好的治病救人,也经过了好的整改,这已经是达成了我父亲生前的心愿,再说了,事情的始末还需要推敲,我们必须要还原真相,不能再引起误会,当年因为这件事付出代价的人已然不少了,老院长引咎辞职,胸外的很多大夫护士都受到牵扯,从此永远的离开了他们热爱的岗位,我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在发生一次了。”庄恕期望自己的话可以让钟西北冷静下来。

钟西北听到这里,叹了一口气,问道:“那么,你现在就是不打算把这一切告诉公众,是吗?”

“是的,我认为还为时尚早,钟叔听我的,我们再详细查找查找再做决定好不好?”庄恕继续劝说着钟西北。

“哎,庄恕,要不你先回去吧,让我想想,让我再考虑考虑。”钟西北颓然地坐在一边,不看庄恕,让他先离开,自己一个人好好思考思考。

庄恕觉得钟西北已经冷静下来了,便觉得暂时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就先离开了。

钟西北一个人走进书房,抬起头,无意间看到当年的照片,当时照片上的人是多么的和蔼可亲,照顾自己,如同大哥一般,自己当时由于家里穷经常是吃不饱,都是那人把粮票分给自己,而且每次都把好吃的馒头留给他,把难吃的窝头留给自己,功课也是一直手把手的教他,甚至把他引荐给自己的教授,他有了今天的成就与照片上的人是分不开的。

想到这里,他越发觉得要不是自己,当年的这个人一定可以好好生活,好好工作,一切如旧,他的泪已经抑制不住地往下掉,他那手背抹掉眼泪,疾步走去客厅,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

“喂,钟主任,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吗?”

“孙局长,我有件事是关于多年前仁和医院那件用错药的医疗事故,我想跟您聊聊。”

“哦,好的,这样吧,我们约在广场附近的咖啡厅吧。”

“嗯,好的,一会儿见。”

ps:接近风暴中心了,大家做好准备。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22)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