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XXII

喜欢我的文的小伙伴们记得给我点红心哦,看不到红心的我有点小忧桑~

-----------------------------------------------------------

第三十二章  别再问我难过时候怎么过,或许会好好的过,或许会消失无踪

赵启平刚刚做完手术,由于在台前站了几个小时,虽然不算太累,但难免有些低血糖,好在兜里揣着几颗糖,想来这还是父亲前几天叫他去办公室塞给他的,他刚出来,就看见小护士们和几个年轻的实习医生在那里窃窃私语,赵启平也是个喜欢听八卦的人,赶紧凑了上去,谁知他刚靠上去,人群却作鸟兽状散了,他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只是有些不太明白,以前大家不这样啊,他便又往外走,看到另一群,刚叫了其中的一个人一声,便看见人群又和刚才一样,四散而去,他叫的那个人也声称自己还有工作便离开了,他非常诧异,决定去问一问和自己关系好的小护士。

他找到了小杨护士,谁知小杨护士一直叹气,这让赵启平更加不理解了,最后在他的再三要求下,小杨护士和盘托出,赵启平也从她的口中了解到了今天上午的一切,自己的父亲被胸外主任参了一本,结果是就是自己的父亲引咎辞职,而参的这件事情,正和非常久远那件事情有关系,这件事情赵启平也隐约听说过,但是今天才听到了事情的始终,让他最没有想到的便是这个当事人竟然是庄恕的父亲。他只觉得心里如同空了一样,一时竟有些站不住,作为在医院工作了五年以上的人,赵启平很明白这个医院的权力争斗有多么汹涌澎拜,这不得不让他怀疑此次庄恕回来的目的,思及此,赵启平觉得心像被人攥住一样,透不过气来,他不相信庄恕竟然变成了这样一个腹黑深沉的人,表面上对自己温柔呵护,然而暗自却计划着一切。

他不敢相信,庄恕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虽然也还是老练沉稳,但对待自己却是一片赤诚的爱人,他甚至怀疑这次庄恕对自己的态度转变会不会只是因为想先稳住他们父子二人,他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没有信心,他来不及换下衣服,急急忙忙地跑去胸外科找庄恕。

此时的庄恕正颓然地坐在桌前,他知道这件事一旦发生,他和赵启平是最难面对彼此的,他倒不怕赵启平误会自己,他最怕的就是赵启平会像那时自己悄悄离开的时候一样,一蹶不振,心灰意冷,他太了解赵启平的个性,现在的赵启平已经经受不起关于自己和他之间的任何欺骗隐瞒。

赵启平发现了庄恕,快步走向他,问道:“今天的事情,是事实吗?”

“是”,庄恕看着赵启平那焦急地眼神,还有那不想在受到欺骗的样子,如实地坦白了。

“那你为什么不先告诉我,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难道认为我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吗?”赵启平眼圈已然泛红。

“不是,平平你听我说,事情发生了让我意想不到的转折。”庄恕想让赵启平先冷静下来,他要好好说明一切。

“你不用多说了,我就想问你,你回来是不是就是为了这件事?”赵启平质问他。

“平平,你先冷静一下,听我……”庄恕还没有说完,便被赵启平打断了。

“你不要多解释了,我只想知道这个答案。”赵启平双眼直视庄恕,容不得半句欺瞒。

“是,我回来是为了这件事情。”庄恕承认了,他上前抱住赵启平,想让他不要走。

赵启平挣开他,泪水已经从眼眶中滑落,“庄恕,今天我才知道这一切,没想到竟是这样阴差阳错,你也不必再解释什么了,怪只怪上天的安排太过巧合,我们已经再无复合可能,就这样吧,你我就这样忘记彼此吧,我受不了这割心之痛了,我真的累了……”赵启平一步步地退后,向门口退去。

庄恕想要抓住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赵启平的衣料在指尖滑过,赵启平退出大门,他跑走了。庄恕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和平平要爱的如此艰难,为什么上天要这么残酷,让事情总是向着最糟的方向发展,把两人逼向了万劫不复的境地,他也痛的无以复加,他感受到灵魂被割裂一般的痛楚,多年不见的泪水从指缝里缓缓溢出……

ps:风暴中心。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26)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