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XXIII

初三的存稿,一直没空发,至于新的更不定期

---------------------------------------------------------

第三十三章  我不能我怎么会愿意承认,你是我不该爱的人

清晨,胸外科的办公室里,晚上值班时留下的灯还没有关,一个身影还在里面,趴在桌子上,然而睡得并不安稳,突然睡梦中的一个痉挛,那人惊醒了过来,把胳膊撑在桌子上按住额头。

庄恕从下午赵启平离开后,他就跑去骨科找赵启平,想当面解释清楚,谁知赵启平根本没有回科室,把手术全部推给了同事,跟主任告假,主任见赵启平面色苍白,而且精神状态不稳定,怕出事,便准了假,赵启平便不知去向。庄恕又赶紧拨电话,在意料之中,赵启平的电话一直是暂时无法接通,他本来想赶去赵启平家里寻人,可是科里实在是忙的一塌糊涂,只好作罢,把神先强行安抚下来,让自己进入工作状态。正巧还碰上一个极难的手术,只能他上,等他心无旁骛地做完一切后,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庄恕也没心思回家了,便回到办公室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休息。

即使身体再疲惫,他还是睡不着,钟叔贸然行事,让一切的后果都变成了难以预料,而且整个仁和医院已经是天翻地覆,自己好不容易寻回的爱人也没能挽留住,庄恕坐在位子上,心如死水,他没想到命运竟然这般可笑,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状况了,他的脑子一直运转着这一切,却发现根本没有办法补救,失魂落魄地坐了一整夜,直到快清晨才睡去,可是一闭上眼全是平平那张流泪、仿佛被背叛的面孔,他在梦中惊醒,再无睡意,只好去盥洗室洗刷……

赵启平请了假便从医院驱车出来,他不想回家,一个人开车去了海边,他坐在沙滩上,看着漆黑一片的海里波涛汹涌,想想现在的仁和也是这种状态,他想到了庄恕,泪水就禁不住地从眼眶往外淌,他面对大海,嘲笑自己是个傻子,是个爱情里彻头彻尾的傻瓜,这七年的痛苦回忆加上最初的五年,看起来是那么可笑,自己付出的全部真心与感情,到头来却只不过被人利用的砝码,而且还是在自己的父亲身上下的手,一想到这里,他就恨不能不要这颗心,太疼了,恐怕比刮骨疗伤也轻不了几分了。

他在海边做了一整夜,泪也掉了一整夜,他作为一个男人不知道是不是要把这辈子的泪都流尽了,但是他真的承受不住这一桩桩的巧合或者说阴谋,他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等着他,他也不想再参与或是被迫卷入,他要逃走,逃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他现在也才明白为什么七年前他给自己找了那么多的理由留在这个城市,原来只是因为忘不了那个人,现在的他心已经死了,他要带着这颗死掉的心去流浪……

庄恕还是一直都没有赵启平的消息,哪怕是问过以前两人都相识的所有人,赵启平的家里他也去过,却像是从没有人存在过一般,他就像大海捞针一样,一下了班就去寻找那个也许不会再出现的身影。

一周后,这天的庄恕和往常一样,忙碌在医院里,好不容易下了上午的手术,坐在食堂里吃那索然无味的饭菜,想着今天再去哪里问一问,然而隔壁小护士们的谈话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杨姐,你说真的吗?赵医生辞职啦?”一个护士难以置信地问。

“我也是去找主任的时候无意中听到的,听说他加入了国际援助医疗,打算去欧洲南部救治难民。”小杨护士一脸骄傲地说。

“杨姐,赵医生真是个好大夫,这么伟大,但是我觉得他辞职离开会不会院长引咎辞职有关系?”有一个小护士问道。

“应该也有一定关系吧,但是我觉得主要原因还是赵医生有一颗治病救人、悬壶济世的菩萨心。”小杨护士流露出自己对于赵启平的赞美之情。

庄恕听到这里,心一下子像被放进了冰水中,感觉冷透了一般,他急忙连饭都顾不上了,直接跑去骨科主任办公室询问情况,得到的答案和护士们说的一点没错,他问了问骨科主任,赵启平什么时候离开,主任告诉他,他打来电话的时候已经到那里两天了,一切安顿好才跟我说的,主任还说其实赵医生在夏天的时候就有这个意向,只是他的父亲一直想把留在身边才没有放他走,这次看来是不会轻易地回来了。

庄恕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的办公室,他能想到“绝望”二字,可是这两个字的程度却远不能传递出他现在的状态,他知道他和赵启平真的再也没有可能……

ps:只能感叹命运的捉弄与嘲笑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25)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