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XXIV

在家偷更一发,好怕被妈妈发现,有点做贼心虚啊!

----------------------------------------------------------

第三十四章  冥冥之中,这是我们唯一要走的路

胸外的扬帆正从手术室出来,迎面就看见了庄恕,他喊了庄恕一声,想跟他说说下午的手术,谁知庄恕就像没听到一样,径直地从他面前走过,扬帆看着庄恕的背影,感觉虽然还是如以往那样平静温润的庄恕仿佛失了魂魄一般,他只能看着这个一向那样坚强冷静的男人走得静悄悄、走得亦步亦趋。

庄恕一回到办公室,便去跟钟西北请了假,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如果给病患做手术简直就是对病患的不负责,“钟叔,下午的手术你让扬帆帮我做吧,我累了,想要休息休息”,庄恕的嗓子有点沙哑,精神状态低沉。

“小恕,我知道你有点接受不了我的做法,但是我自认自己做的不错,你的爸爸需要这样的平反”,钟西北娓娓道来,“他已经等得够久了,我不能让他再这样蒙冤下去了,这对他不公平”。

“钟叔,对于您做的一切我知道您是为了我父亲,所以我不会责怪您,这也许就是我的命吧,一切都是阴差阳错”,庄恕一脸苦笑,走出了办公室,钟西北还想再说什么,却也来不及说了。

庄恕不想回家,他知道自己现在一躺下,一定会不自觉地梦到赵启平,他不敢去看赵启平的脸,因为他又一次伤害了赵启平,他又一次让对他燃起信心的赵启平被打击的体无完肤,也许这就是他的命,注定爱上一个他不该爱的人,上天才会这样设下重重障碍,可是他为什么都已经认命了,心却还是这么痛呢,痛得无以复加,痛得像是要窒息,他开着车狂奔在公路上,他没有目的地,但是却不想停下来,只有这样的刺激才能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有心跳,自己还活着,最后,他停在了海边,躺在沙滩上,在浓重的夜色中,他感到赵启平就像是切入骨髓的毒,他戒不掉,他了解这辈子他都戒不掉。

紧绷了好几天的精神使得庄恕最后还是睡了过去,直到他听着在海边拾荒的老人呼喊他,他才慢慢清醒过来,老人走近他,问道:“孩子,你怎么睡在这里,会着凉的。”

“没事儿的大爷,我只是有点累了,恰巧坐在这里就睡着了。”庄恕跟老人解释道。

“以后还是回家睡吧,这多危险,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冒失,前些日子有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年轻人也是一大早就坐这儿,我猜他就是在这儿待了一夜,一个人也不怕遇到危险的事情,让我赶紧给劝回去了,你也别再这样了。”老人担心地说着。

“知道了,大爷,谢谢您。”庄恕站了起来,跟大爷道谢。

庄恕看着远处在海平线上缓缓升起的太阳,依然感觉深深的无力感朝他侵袭着,他迷惘着,他不知道哪里可以收留他,他从美国回来的那一刻也没有这种孤独感,但是现在他感觉他已经寂寥得如同面前这片大海,无人倾听。

电话突然响起,打断了庄恕的思绪:

“庄恕,我就想问你,你还记不记得你是一个医生,你还记不记得你在毕业的时候是宣告了希波克拉底的誓言才成为的一名医生,你现在的状态是一名医生该有的状态吗?医院里的病人还在等着你去医治,你却因为个人的情绪影响这一切,你对得起那些把生命托付给你的病患嘛?”扬帆义正言辞,“庄恕,我不管你遇到了什么事情,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回来坚守你的岗位,你首先应该记住的是,你是一名医生。”

扬帆说完没有等庄恕的答复便挂了电话,庄恕刚刚还有些混沌的头脑瞬间像被打醒了一般,思虑渐渐回转,庄恕想到自己近期的状态,简直不能算是一名合格的医生,手术因为个人情绪就随意不上推给别人,难道别人的生活中就没有难关,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嘛?自己都已经成年许久却还犯如此低级、任性的错误。这一刹那,庄恕想起自己和赵启平毕业的时候一起宣誓的样子,赵启平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比这海边升起的朝阳还要明媚,老师给赵启平的学士帽拨完穗,他便故作镇定地走回自己身边,悄悄地告诉自己说他现在已经是一名医生了,虽然赵启平还安稳地坐在位置上,但是庄恕知道他的心恐怕已经欢呼雀跃了许久,就如同现在枝头的小鸟要将这个消息统统传达一遍。庄恕思及此时的赵启平,也许他正在欧洲南部的某个地方没日没夜地救治着某个可怜的穷苦人,他心里的伤也没有愈合,可是他却时刻记得自己是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而自己却还有时间在这里多愁善感、虚耗和耽误着病人宝贵的诊治时间,还有什么比挽救一个生命的价值更大?

庄恕不再犹豫,捡起地上的外套,驱车赶往医院……

ps:日更你们有没有很高兴?喜欢记得告诉我。(今天的题目是来自于心术里,神外主任对霍思邈的一句话,他说等到以后霍思邈到他那个年纪便知道这一生他只适合医生这个职业。)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23)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