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XXV

又是日更,是不是又很开心啊?

回到过去(目录)

--------------------------------------------------------

第三十五章  过去被翻阅,结局满天的风雪

庄恕自从回到医院开始工作后,便如同不知道疲倦一般,同科室的人几乎看不到庄恕休息,就感觉他一直在工作,甚至都不知道庄恕是不是还会回家,只看到他每天不是上手术就是在诊室坐诊,扬帆出于对庄恕身体的考虑去劝过他好几次,但是结果每次都是无疾而终,庄恕仿佛听不到,本来谈的时候说的好好的,可是等真正实施起来,庄恕还是就像车轱辘一样每天不停的连轴转着,扬帆最后也只能放弃随他而去。钟西北也试图去劝劝他,可是庄恕几乎连机会都不给他,钟西北知道他是因为那件事一直不肯原谅自己,所以钟西北只能叹着气回办公室。

庄恕也知道自己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身体会撑不住,可是他不能停下来,自从那天想明白以后,他可以说服自己去作为一名医生去积极地救死扶伤,可是一旦他停下来他就会想起他对赵启平造成的伤害,想起他们那五年里的一点一滴,再想起现在的赵启平在那样偏远甚至危险的地方,他的心就抑制不住的纠结起来,他多想放下这里的一切去找赵启平,可是当面对面的时候要说些什么呢,当赵启平问当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自己将怎样回答,实情告知的结果只能是渐行渐远,而且是对赵启平再次的伤害,还不如现在这种状态,即使事实并不明朗,也许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但是至少不去触碰心便不会疼。

庄恕每天就这样两点一线的生活着,仿佛一个陀螺,永远不会停。这天,庄恕刚下了手术不久,有些疲劳的他正在科室里趴着休息,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屏幕上一串陌生的数字,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透过听筒传来:“喂,你好,是庄恕医生吗?”

“是的,您好,您是?”庄恕有些犹疑地问了出来。

“庄恕,我是你父亲庄远的老师修敏齐,你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聊聊。”老人平静地述说着自己的意愿。

“哦,修老,您好,我今晚就有时间。”庄恕原来听父亲说起过,知道这位修老院长,可以说是胸外的泰斗级人物,庄恕直觉修老找他可能和七年前的事情有关系,所以答应了下来。

“嗯,好的,那你今晚来我家吧,我们一起吃个晚饭。”老人约定了时间,便收了线。

庄恕下午提前结束了手术,先开车回了趟家,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便驱车赶往了老院长家。

开门的是修老伯母,她赶紧把庄恕让了进来,让他自己先坐在沙发上,修老也已经从书房里出来了,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修老伯母给空着的饭碗里盛着白饭,便招呼着他坐下,修老上前拉着庄恕的手,情绪有些激动地说:“没想到小远的儿子都这么大,可惜小远……”,这么说着,老人就要流下泪来。

“老头子,好好地就别提这些伤心往事了,赶紧让庄恕坐下吃饭。”修老伯母让他们赶紧坐下。

“诶,诶,好的。”修老抹了一下泪,赶紧拉着庄恕坐下了。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两位老人一直让庄恕多吃,生怕庄恕饿着自己,庄恕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地一直吃,直到庄恕实在是吃不下,两位老人才停了下来,还是一直看着他笑着,仿佛在他的身上找那个已经去世很久的人的影子,庄恕不禁也想起自己的父亲,想着温柔和蔼的父亲细心照顾自己的那些年,可惜现在他已经离自己远去多年。

吃过饭,修老便把庄恕带去了书房,老人也不再迂回铺垫,直接便把话题引到了这件事:

“博文引咎辞职的事我已经听说了,其实这件事西北真的不应该埋怨博文,当年的事情其实是个意外,真的只是意外。想当年小远、博文还有西北都是我的学生,而你的父亲庄远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七年前,博文收了一个心梗的病人,当时还不流行动脉支架的方法,而且博文和小远都认为这个病人的症状不太严重,可以保守治疗,可是我觉得病情有发展的可能,便应了家属要求做支架,这个手术我认为小远比博文做得好,便让他上了,手术很成功,可是下了手术三天后,由于病人不遵医嘱导致压在动脉上的沙袋没有压住,大出血,又加上这个病人年龄过大,最终没有挺过来,没想到的是,本来这不是院方的责任,那家人却叫来一群闹事的人,在医院打人,你的父亲为了扶住我不慎被推下了楼梯,被推进急救室的他最后却没有能够出来,你的母亲在家中听到这个消息后,在路上也出了车祸。”

老人说到最后,眼中已是布满了泪水,手颤抖着不停抚摸着自己和庄远的合照,而此时的庄恕也为这一事实所震惊地说不出一句话。

ps:结局真的是让现实面目全非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28)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