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XXVI

赶上了双更的末班车。

回到过去(文章目录)

--------------------------------------------------------

第三十六章  几年前的幻想,几年后的原谅,为一张脸去养一身伤

从老院长家出来的时候,庄恕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的家里,这一路上他的脑子中只有老院长告诉他的那一番话,那些话一遍遍的重复着,庄恕不知道该埋怨谁,也不知道该怎样消化这些在他看来如潮水般向他涌来的信息,他感觉他的脑袋像要炸开一样。

当他打开家门时,他已经忘记了开灯,借着落地窗外的灯火阑珊,他坐在窗户前的沙发上,屋中的暖气开的很足,但他却不想脱掉外套,他感觉他一直暖和不过来,甚至遍体生寒,他的手按住额头的太阳穴,痛疼已经使他慢慢地冷静下来了,可是他的脑袋里也随之蹦出了另外一个让他感觉自己又可笑又可怜的想法,“命运弄人”,这四个字可以说是对现在最真实的写照,他和赵启平就像被老天爷作弄的两个小丑一般,爱上的时候撕心裂肺,不爱的时候却又难以割舍,他想不出命运为何对他如此的不公,他前世到底是犯了怎样的罪孽,让他今生也还不完这原罪,他本不轻言放弃,可是这次他真的没有力气去抗争了,他累了,他想就这样放弃吧,也许这是对两个人最好的解脱。

庄恕和衣躺在沙发上,这样煎熬内心的思考不仅使得脑子疲劳,身体也是异常的疲倦,他已经等不及再把自己整理妥当安放在床上,他现在急需一场睡眠来让他暂时忘记这一出出如同戏剧的人生经历。

也许是长久的心结解开,也许是他已经选择了放弃,这么多日子里这是唯一的一次好眠,庄恕睡了整整十个小时,起床正是需要上班的时刻,虽然心情谈不上轻松,但是庄恕已经不想去想这些过去以及自己掌控不住的事情,他决定先去履行自己需要为之奉献一生的责任。

刚到医院走进大门,庄恕便看到钟西北在门口等他,庄恕知道避不开,便也不再绕行,钟西北果然开始与他交谈:

“昨天,修老院长找你了是吧。”钟西北并不是问句,而是肯定的语气。

“嗯,他跟我说了七年前发生的那一切。”庄恕平静地陈述一切。

“哎,他来说也好,毕竟你现在也已经不愿意再见我,其实这几次找你也是想告诉这件事的原委,不久前我刚得知了实情,只是你一直不给我机会。”钟西北怀着有些愧疚地语气和庄恕叙述近期发生的事情。

“钟叔,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也并不怪你,我知道你有你的坚持,我不会怨天尤人,我只是感叹我这一生可能就是这样,逃脱不了命运的枷锁,我已经认命了,至于以后会如何,我会何去何从,就把这一切交给上天决定吧。”庄恕说完,便叹了口气,想要疾步到达科室。

钟西北拉住他,说:“赵博文会继续做院长的,下个礼拜就会回来,小恕,我承认这件事是因为我的草率对你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但你原来是个积极乐观的孩子,我不想你变成现在这种样子,你要振作起来。”庄恕轻甩开钟西北的手,加快了速度,身影最终消失在胸外科办公室门口,只留下钟西北一脸担忧地在庄恕背后看着他。

庄恕依旧是两点一线的不停工作着,每天不知疲倦,赵博文已经恢复了院长的职位,可是那个在欧洲的人却再也不会回来了,庄恕不能去细想,他要逼自己忘了赵启平,只有他对赵启平不抱有一丝幻想,赵启平才不会再次受到伤害,即使自己的心里承受再大的痛苦,他也不想再看到那个人为他掉任何一滴眼泪。

这天,庄恕本来会加班直接到第二天,谁知扬帆却抢着把他的手术排走了,他知道扬帆想让他休息休息,可他不想停下来,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待在医院已然是没什么作用,他只好驱车回家。

好久没有休息,庄恕先冲了一个热水澡,驱走一路带来的寒气,想着电视上也是些无聊的节目,他便把头发烘干,躺在了床上,许是这些日子累着了,他很快便进入了熟睡状态:

“庄恕,庄恕,你看你又胖了,每次还喜欢买和我同款的衣服,我本来就不爱看衣服的尺码,这早上起床穿上你的衣服跟袍子似的。”赵启平有些撒娇地埋怨庄恕,说着就要解扣子脱下来。

“都穿错了还系扣子,还怨我胖,明明就是我比你健壮,别脱别脱,让我再欣赏一会儿小赵医生的衬衫诱惑。”庄恕一脸满足地笑。

“瞧你那副痴汉相,感觉都要给你配个透视镜了,别看了,我上课要迟到了。”赵启平说着就脱了下来,换上了自己尺寸的衬衫。

“傻了吧你,今天周末。”庄恕躺在床上撑着一只胳膊看着床边在衣橱里拿衣服的恋人,揭示着这一事实。

“那你不早说,不知道和谁学的这不着调地阴招。”赵启平笑着揶揄他。

“这怎么能是阴招呢,我这是想光明正大地看你换衣服,谁让我是某些人口里的痴汉呢!”

“不和你争辩,知道争不过你,我起床去上自习。”赵启平说着就要去盥洗室洗脸刷牙。

庄恕不给赵启平机会逃走,说着便起了身,扑向了只着一件白衬衫和内裤的赵启平,搂着他便再次滚进了被子里。

卧室里充斥着两人的笑声,不一会儿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庄恕从梦中转醒,那笑声还犹在耳边,这美好的过去怎么会突然入梦,他捂住额头,他不想承认,但是他的心里却明白,他过去多爱赵启平,现在就只会比那多不会少一分,可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又有什么用呢?

他起身坐在床边,摸索着床头的烟,黑暗中一点火星燃着,那个身影也如这火星般在暗夜中寂寥……

ps:就回到过去试着拥你在怀里,羞怯的脸带有一点稚气。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33)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