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XXVIII

不算刀吧。

----------------------------------------------------

第三十八章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喂,是平平,是吗?”庄恕的声音有些颤抖,因为他不敢相信赵启平会主动给他打电话。

“嗯。”赵启平简短的回答,因为他不知道该接着说什么。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赵启平不知道该问庄恕些什么,问他医院里的事情,算了,那的情况现在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问他的近况,走的时候都已说的一刀两断了,现在问岂不是画蛇添足,其实细想这通电话也是多余吧。赵启平有些自暴自弃,可是在梦中那么美好的场景与现实形成对比的时候,他不知道该在这个素不相识、互不认识的环境里跟谁聊聊,他能想到还是电话对面的那个他。

庄恕确认过后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开口了,他怕他现在提起的任何一个词、任何一句话会再次伤了赵启平,他只能在这沉默的时刻里努力找着适合二人的话题,因为他害怕他们二人之间的沉默会使电话挂断,害怕这唯一一次可以听听赵启平的声音、想想他的机会也会被收回,他不敢问他的近况,因为他知道他一定过的不好,那个地方那样危险,赵启平去的时候还是自己申请的,没有结伴而行,这就注定了他所有的一切都要靠自己,而他知道赵启平的生活现状。

最后,还是庄恕先开了口,他太想知道赵启平的现况了,他想知道他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开心、有没有吃好睡好,这些个担心最后只能化为一句“你,还好吗?”

“嗯,还好。”赵启平也想要接着说下去,因为庄恕现在的口吻就像当年两人实习时各奔东西的样子,千言万语,庄恕就汇成了一句话,只是那时候是为了省长途电话费,而现在却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二人都在小心地不去触碰那些伤心往事,可是对方的存在却又让他们彼此不得不去一直留意,就好像是牙龈肿痛,你明知道吃饭会加剧疼痛,可是却不得不去为了生存所需去继续下去。

“你的父亲,他回医院了。”庄恕想要接着问赵启平的详细情况,可是他怕他一问下去,赵启平回答他的会是一阵沉默。

“嗯,我已经知道了,他给我打过电话了。”赵启平只能借着庄恕的话题继续,话音落下,便是继续的沉默。赵启平不敢再打下去,他受不了这沉默,更怕自己的多说会暴露自己的真心,会再次伤心,只好说:“这么晚,打扰你了,谢谢你陪我聊天,早点睡吧。”这样说着,就将电话拿离耳边,准备按下挂断的按键。

“别挂”,寂静的夜里,纷乱的虫鸣与这声划破夜色的低沉嗓音叠在一起,本来听不太清,可是赵启平却觉得这一声清晰嘹亮,甚至在这一声过后,他的耳边再也听不到其他的杂声。

“平平,你在那里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记得吃煮熟的东西,喝水也一定要烧开,跟病人接触的时候一定要穿专门的隔离服,检查难民的时候戴口罩手套,出门如果穿的少记得涂上防蚊虫的液体,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带这些东西过去,还有晚上睡觉的时候别亮着灯,容易招蚊虫,你的皮肤一被咬了就会脓肿,算了,不要光涂防蚊虫液,换成长衣长裤吧,这样更不容易给咬到,不要怕热……”庄恕一口气说了很多,他不想停下,他怕他一停下就是这通电话的结束,而他语速又很快,因为他怕赵启平嫌烦的挂掉电话,他怕赵启平在那边不能照顾好自己,所以他想要面面俱到的嘱咐他。然而,他却听到了电话那头的隐隐抽噎声。

赵启平听着庄恕详细的嘱托,一直这样说着停不下来,便想起了以前每次不管是他出门还是庄恕出门,庄恕都会特别仔细地嘱咐他生活琐事,他每次都嫌烦地说听到耳朵长茧,可是现在再听到这些时,他却觉得胸中像塞了块大石头,堵得他鼻子发酸只想流泪。

“平平,你怎么了?你说话呀,是不是碰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了,和我说,我一定帮你。”庄恕一听到那丝丝的抽噎声便慌了神,他已经顾不上继续嘱咐那些琐事,恨不能现在长双翅膀飞去他的平平身边,即使平平不原谅他,他也要留下来照顾他,不再让他受到丝毫伤害和委屈。

“庄恕,我……想你……了,我想你”赵启平夹杂着哭泣的鼻音,断断续续地说。

ps: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41)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