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L

本来周三我得知自己上周就做完英语作业时候是欣喜的,打开电脑码了一半突然没了思路,只好拖到现在,真是应了那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

第四十章  我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

庄恕看到赵启平抬起头,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泪水夺出眼眶,他的心情又何尝不是难以平复,他看到想念已久的人现在就站在他的面前,他已经想不了许多了,他已经不想再考虑赵启平会不会拒绝他,会不会推开他,他现在只想上前将那个人拥在怀里。

庄恕手中的包被他抛在身后,他冲到赵启平面前,紧紧拥住了那个还在不停流泪的人。

赵启平就这么愣在原地,他想不出为什么庄恕会出现在这里,就在刚才他还以为这一切是梦,可是现在那个人正将他紧紧抱在怀中,他的眼睛仿佛失控的水闸,不住地落着泪,他知道这不是梦,而这个认知让他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傻傻地站在那里,任庄恕拥着他,让他靠在他的怀里哭泣。

庄恕感到那个趴在肩上的人不住地抽噎,他知道赵启平想什么,他一直都知道,赵启平一个人每天看着这些满是疮痍的地带,身边的患者还在不停地求助他,每天要面对地生死甚至比在医院里还要让人难过,他做无国界医生的时候知道那种患者还有他的家人对你报以最大的希望,而得到的结果却是不尽人意的,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只会加剧你的自责,而这些压力、这些脆弱又不能跟人倾诉,只能自己消化,这对于一个在希波克拉底塑像前宣过誓言的医生来说只会更加难受,所以当庄恕看到这样脆弱的赵启平在他面前不住流泪的时候,他只能更加紧得将他的平平抱在怀里,恨不能将他揉进自己的身体甚至是骨血,让自己也去分担他的那些伤悲。

他们就这样一直站在原地,渐渐地围着他们的人越来越多……

庄恕看了看周围,吻了吻赵启平的额头,给赵启平抹去脸颊上的泪,轻轻的在他耳边说:“平平,那边还有很多病人需要我们,我们先忙,晚上再说好不好?”

赵启平还来不及回答,便有人叫他,“赵医生,那边你的病人好像有点状况,你快来看看”。庄恕松开紧抱的双臂,让赵启平方便去工作,他也跟了过去,想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两人飞快的赶到简易搭起的帐篷里,此时正值春夏季,干旱少雨,太阳又是过分毒辣的状态,中午对这种气候的感知越发明显,虽然有帐篷遮阳,可是毕竟为了通风而需要将篷布撩起,导致篷内篷外的温度几乎无差,而这种温度下最容易诱发病情的加剧,果不其然,一位本来只是有些水土不服的患者竟然有了一些最新的流行性瘟疫的征兆,赵启平赶紧让和自己一起的医务人员将患者先隔离起来,便开始联系专门治疗这种病毒的相关医生。几方交涉,政府代表、院方以及志愿医生的配合,最终这名患者被送往市区的医疗中心进行进一步的检查和确诊。

虽然过程顺利,但是整个过程却耗费了大量的时间,毕竟这名患者是一位偷渡人员,各方面身份还是需要一层层的核实审查,赵启平作为该患者的主管医师需要将与治疗或非治疗有关的一切信息都进行汇总式的报告并记录在案。所以当这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已然是晚上七八点的时候,早已过了晚饭的时候,对于筋疲力尽的他来说,这状况简直不能更糟糕,庄恕也没有了人影,赵启平估计他是去别的地方帮忙了,便一个人朝住所走去。

刚打开门,便看到一个忙碌的身影在往那个用废纸箱捆起来的简易桌子上摆放盘子。庄恕听到了开门声,转过头,说道:“你回来了,饿了吧,快坐下吃饭吧,都过了饭点了,我就去厨房找了点没用完的菜和面,给你煮了一份,别愣着了,趁热吃,不然该凉了。”

赵启平整个人傻傻地站在门口,他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原来中午的时候,那个风尘仆仆的人不是自己的幻觉,他就真实地来到了自己身边,他就那么站在门口,想一直看着那个身影,不敢眨眼,生怕一眨眼睛的功夫,那个身影就会消失不见。

庄恕见赵启平一直愣在门口,知道他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便慢慢走去他身边,环抱住那个渐趋消瘦的身躯,恍如多年以前,两人短暂离别后的遇见,在他耳边轻语:“平平,我回来了,这次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也再也不会放你走了。”

ps:大家随便看,我觉得我有点瓶颈期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31)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