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LII

二更福利~

-------------------------------------------------------------

第四十二章  当感情是唯一解不开的结,到底是谁伤了谁

庄恕双眼在黑暗中直视着屋子的房梁,他听见了赵启平的那声问话,他该怎样回答呢?他不知道,他还要再继续避而不答,继续逃避吗?他扪心自问,他已经因为这样的逃避给赵启平造成了一次次的伤害,他想据实相告,可是把一切都说出来又真的好吗?他在这两难的选择题中徘徊,他不知道该怎样组织语言,他曾经以惊艳的语言组织能力让导师和对手刮目相看,可是为什么每次面对赵启平时他却变成一个行动的哑巴,变成一个什么都不会说的人呢?他苦笑着,对,这就是命运给他的惩罚吧,惩罚他对赵启平造成的一切伤害。

赵启平见庄恕一直沉默,知道庄恕肯定有难以启齿的原因,可是他不想再做一个被蒙在鼓里的傻子了,与其真相是血淋淋的事实,也比做一个被蒙住双眼堵住双耳失去一切感知麻痹的对象要好,他转过身,坐了起来,直视着庄恕眼睛,那眼神不容抗拒,那对眸子仿佛不容一丝欺骗和隐瞒地看着庄恕。庄恕感受到来自上方的不容拒绝地眼神与心意,他叹了一口气,决定将一切告诉赵启平,即使这是一个撕开自己伤疤与赵启平伤疤的过程。

庄恕开始缓慢地讲述一切,就如在诉说一个古老的故事:

“当年,我父亲、你父亲赵院长和钟主任他们都是修老院长的弟子,可以说他们三位是修老院长最杰出的弟子,并称‘仁和三杰’。本来我父亲为了迁就我的母亲去了别的城市,开了一个小诊所,后来修老年事已高,所以在修老的再三邀请下,我父亲重新回到了仁和。我父亲回来没多久,便来了一位心梗的病人,本来这位病人的主治大夫是赵院长,而当时我父亲和赵院长的治疗方案都是保守治疗,可是修老却坚持己见准备进行支架手术,为了保证手术的成功性,修老让我父亲上了这台手术,本来手术非常顺利,谁知病人没有遵医嘱,导致大动脉出血过多,最终病者去世。当时你我正在实习过程中,我接到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本来想和你商量一下,可是谁知噩耗就这样传来,我便赶到了医院,看到的便是父亲和母亲冰冷的尸体,钟叔告诉我,我父亲被医闹推下了楼梯,我母亲由于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不幸发生了车祸,就在一天之间,我失去了两个亲人,我瞬间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而当时修老突然就卸了院长的职位,最终由你的父亲也就是赵院长接手了院长的职位,钟叔看到这一切,不免将一切联系到一起,而且当时有些证据也指向你的父亲,说你的父亲为了院长的位子采取了这样的权力手段,一举打败了自己的老师和师兄,得到了这个位子,钟叔将这一切告诉了我,我本来还没有从父母过世的沉痛中缓过来,没想到竟然事实又是这么残酷,我一瞬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所以便选择了逃避,逃去了美国,就这样对你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而这次回来,我本来就是回来调查一切,看到那样难过的你,我深深地为以前的自己不理智的决定自责,所以我想让整件事情又更好的解决方式,没想到又变成了这样。”庄恕沉重地诉说这一切,说到最后自己也无奈地苦笑起来。

赵启平听着这一句句事情的缘由,后来的真相自己也已听父亲讲过,想想两人的境遇难道不正是那四个字“阴差阳错”吗?赵启平笑着,他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而眼里却不断地滴落着,任由那些泪水滑落两颊,掉落在手背上。他想问,命运为什么要这样戏弄他们两个人,难道他们生来就是要被老天嘲笑愚弄的物什吗?

庄恕从深沉的回忆中回过神来,看到自己爱的人和自己当初听到一切时一样苦笑着,而且不断哭泣着,他只能将他最爱的人搂入怀里,不断地吻着他,他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撕心裂肺,而现在给这人的感受却是当时自己的千倍万倍。庄恕心疼着怀里的人,他将手臂再次收紧,他想感知这个人现在确实是在他怀里的,他多想把他心里的痛楚拿来分担,可是他没办法做到,他能做的只有拥紧怀中的人,让他知道还有一个人可以依赖,就像那些年的时候,有什么困难了,他都可以找到自己去依赖。

现在的庄恕只想再回到过去,回到那些旧时光,回去他们相互支撑、相扶相依的那些时间,因为他再也看不了赵启平为任何事情受伤了。

ps:写的自己都要叹气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24)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