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XLV

资料找的不顺心,来更一章吧。

------------------------------------------------------------

第四十五章  也许你和我,没有谁对谁错

赵启平在隔离室外的空地上不停地踱着步子,他想要停下来,可是心里地焦躁不安却让他无法停下来,他恨不能冲进隔离室,他现在只想抱一抱那个人,真实地感受一下那个人的体温,感受那个人是在他身边的。

终于,隔离室的大门打开,然而他却没有看到他最想见到的一幕,人群混乱着,一个人被担架抬了出来,他拼命安慰着自己,告诉自己那个人不是庄恕,可是身体的动作却先于大脑,他挤了进去,看到的正是自己最不愿意相信的事实,躺在担架上的那个人是庄恕。

赵启平就这样愣在了原地,被拥挤的人群推搡着,直到倒在地上,躯体散发着接触地面的疼痛,可是赵启平仿佛感觉不到了一般,他的脑海中一直闪现的是庄恕躺在担架上昏迷不醒的样子。他真的感染了H7N9病毒,为什么唯独是他,难道这真的是上天对他们的又一次考验?赵启平不相信世间的事会如此巧合,他从地上爬起来,来不及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便朝人群走过的方向跑去……

 

“庄恕,你怎么又抽烟,不是说好一起戒吗?”赵启平说着就将庄恕嘴唇上含着的半根烟拔了出来,不过他没有扔掉,而是自己溜到窗边抽了起来。

庄恕无奈地笑了笑,“刚刚你不是还义正言辞,这会儿怎么也开始和我同流合污”,他看着穿着他的白衬衫在窗边晃得赵启平,突然想自己真的很幸运,可以拥有他一生一世,可他觉得不够,他想生生世世都占有他,让他的眼中只有自己,庄恕对自己的想法感到可怕,可是转念一想又有谁不想把最爱的人永远地留在自己身边呢?

赵启平就只着一件宽大衬衣,在窗边迎着风,烟雾缭绕在他的耳边,鬓角处剃的过分短的头发,衬衫遮不住的那两条笔直而又肌理分明的大腿,最可爱的还是那双足,庄恕每次在床上都会百般疼爱它们,而现在它们却跟他的主人一般,有些俏皮地摩挲着对方,此时的庄恕只想把赵启平拉回床上,好好和他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事实是他也没有压抑自己的欲念,从背后裹住还在认真抽烟的赵启平,不断舔%%&&弄着他的耳垂和脖颈,直到那支烟燃尽。他们翻滚在还带有温度的床被中,挥霍着肆无忌惮的青春,庄恕爱极了这样的赵启平,两人折腾着直到对方筋疲力尽才沉沉地睡去。

庄恕是被窗外瓢泼的雨声吵醒的,可当他知觉恢复时却不见枕边人,他不知道这样的深夜赵启平为什么会睡不着,也不像是他熟知的赵启平往常的习性,渐渐的他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响,他赶紧下床,却只看到一个和上门的背影,他只来得及拿走门口的雨伞,便追了出去,一直到楼下,他才看清那人的背影,他大声的呼喊,可是那个熟悉的背影却没有回头,只是一直地离他而去,他不断地追赶,却仿佛永远抓不到前方的人,他边跑边喊,直到没有力气,而那人却只是不断地向前走着,直到消失在暗夜和大雨中……

 

“平平,平平……”庄恕呼喊着赵启平的名字,醒了过来,满眼的泪水模糊了眼睛。

赵启平听到声响也醒了过来,他发现是庄恕醒了过来,来不及庆幸,他赶紧检查了一下庄恕的生命体征,发现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此时的他才暴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双手紧紧地攥着庄恕的一只手,无声地哽咽。

庄恕见此情景,早已顾不得手上的针头,将赵启平紧紧地搂入怀里,吻过他的额头,不停地在他耳边说“对不起,我爱你”。

晚上的风似是也感受到了他们之间的来之不易,不忍心再折磨他们,凉爽的吹进屋子,吹着两个相拥而泣、互诉衷肠的人。

ps:下章完结。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5)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