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番外II

我的电脑最近有点坏,让我跟失了半条命似的,所以更新也慢,不要着急,晚来有肉吃。

熊的口袋里有个目录

-------------------------------------------------------------------

番外二  让我留在你身边

纷纷扰扰这个世界

所有的了解

别怕,让我留在你身边

都陪你度过

——陈奕迅《让我留在你身边》

“庄恕,庄恕,庄恕……”,赵启平蜷缩在沙发上,口中含混不清地喊着,身子不安稳地翻动着,“不要,不要走,不要离开我……”。赵启平从梦中惊醒,坐在沙发上,两眼直直地目视着前方,但是屋子里一片漆黑,目光所及之处也不过是几米而已,他已经记不清这是这半年里第多少次梦到庄恕冷漠地离开他的场景了,是的,这个梦也一直不断提醒他,庄恕半年前的不辞而别。

起初,赵启平以为庄恕只是有什么急事没有时间告诉他才会一直没有消息,可是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星期以后,赵启平等不下去了,他去庄恕所在的实习医院寻找,可是那边的人告诉他庄恕已经提前完成了实习内容,离开了,至于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赵启平仿佛被人打了一棍似的,意识混沌地走出了医院,他的脑海中只有“庄恕去了哪里?”、“庄恕为什么不辞而别?”的问题,回到家里,他便开始询问两人都熟识的一些同学,许多人都不知道庄恕的去向,到最后还不容易找到了庄恕原来宿舍的一个好哥们儿,才知道庄恕好像出了国,但是具体是不是真的他也不得而知。

赵启平不相信他和庄恕四年的感情会这么轻易地就被庄恕舍弃,他觉得庄恕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他努力说服自己不要相信那个出国的言论,可是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庄恕确实杳无音信,赵启平不敢搬家,他怕有一天庄恕会回来而找不见自己,可是他的这种信心在时间的流逝中一点点消磨殆尽,直到最后,他终于确信庄恕不会再回来了。

而庄恕离开后的那段时光可能是赵启平此生过得最痛苦的日子,他每天不知道白天黑夜,一个人躲在遮着窗帘的屋子里醉生梦死,他看不见春暖花开,看不见鸟语花香,他的世界里只有灰色和黑色,只有酒精和烟草的味道,他忘记了天空的颜色,忘记了食物的味道,他的舌头已经麻木,思维已经混乱,他的脚迈不出家门,他怕见人,他怕阳光,他只想把自己关在黑暗的空间里,那样他才能感觉到安全,感觉到他是被包围的,他不是一个人孤单的。

直到他的父亲找到了他,扔掉了他的酒瓶,扔掉了他的烟,把他带给心理医生,在心理医生的疏导下,他才得以封存那段伤心的回忆,但是这个结果只是治标不治本,他喜欢用工作和朋友来填充他空虚的生活,那是因为他一让自己的闲下来便会想到那个爱得彻骨、也伤他最深的人。

 

赵启平从梦中醒来,眼角的湿润让他意识到自己落了泪,他已经很久没有梦见那段痛苦的回忆,他想一定是最近又差点失去庄恕才会让他梦到过去。他感受到来自身旁人的压迫,回忆起今天庄恕下手术晚,自己没有等到他便先睡了,所以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间回来的,但是看他熟睡的样子,应该是场劳心费力的手术。

赵启平转过头,轻轻抚摸着熟睡者的脸颊,这个人的轮廓好像又锋利了许多,手滑到眉眼,眉毛还是粗翘浓密,和以前一样,熟睡时整张脸看不出在医院中的冷漠疏离,只有温柔静谧,那两片菱形的唇也是安静的合着,仿佛不曾说出那些尖锐的词句,赵启平勾画着他的唇形,脑袋里却想的是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伪装,白天与黑夜仿佛两个人,都不知道哪个才是真实的他。

赵启平的手在庄恕的脸上作乱着,殊不知,那个熟睡的人早就在他翻身的时候醒转,静静地装睡等他的动作。

庄恕趁赵启平最无防备之时,一把抓住了那只勾得他心痒难止的手,赵启平吓了一跳,只来得及睁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在黑暗中注视着对面的人,“你什么时候醒的”赵启平有些疑惑地问。

“你猜?”庄恕一脸玩味地笑,用牙齿轻轻地啃咬着赵启平那只骨节分明的手。

“哎呀,痒……”,赵启平从以前就最怕那种细细密密地啃咬,这次也不例外,赵启平难耐的浑身扭动,“你好坏,又来这招”。

“那要看对谁”,庄恕这么说着,变本加厉地玩弄着赵启平的手,赵启平忍不住轻推着庄恕,表现出难耐的样子,庄恕达到了目的,便停了下来,“你怎么突然醒了?”

赵启平在被子中的动作有点大,导致有些许的微喘,舒缓了一会儿呼吸才开始回答,“做了个梦,关于以前的”。

“来说说,什么梦”,庄恕知道他和赵启平时隔了七年才在一起,有许多问题虽然已经时过境迁,但是这并不代表一切可以顺利的理所当然,庄恕已经做好准备补偿自己对于赵启平多年前的伤害。

赵启平又何尝不知爱人在担心什么,他不想再让那些事情横亘在两人之前,他觉得既然已经在一起,那么未来才是重要的,所以他不想告诉庄恕梦的内容,便推说是小时候的事情,这一会儿竟有些想不起来了。

庄恕也不继续追问,只是搂紧了身旁的躯体,他想现在还能拥着自己的平平真好,他当初到底是在想些什么才会把这么好的人儿抛弃在一旁离开,现在的他真想给过去的自己几个耳光。

赵启平仿佛知他所想,竟不由自主地感叹道有庄恕在身边真好,捧起那颗有些和身子不成比例的大头吻了上去,吻过了额头,吻到了鼻子,最后吻在那两片薄厚均匀的唇上,庄恕没有任由赵启平离开,而是加深了这个吻,两人吻得难舍难分,竟有些情动。

卧室欢迎你们

庄恕看着爱人慵懒的大猫姿态,又忍不住地吻了吻爱人的发旋,自己怎么可以这么爱这个人,爱他身体的每一寸、爱他任何一种表情和姿态,所有的所有,庄恕都是那样恋慕,而在赵启平的心里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两人这样相连着,仿佛从没有分开过地缠绕在一起,为本来就很旖旎的卧室更添几分诱惑,可是除了他们,又有谁去干涉呢?

窗外的春夜,正是乍暖还寒之时,室中的热焰虽以渐熄,但是流淌在两人之间的情暖却还绵长,这不正是情到深处渐浓时,彼此难舍难离?

谁又会去在乎那些伤心往事,只有在一起之后才会发现,最珍重的应是当下和未来,所以让我陪在你身边,就一起陪你度过一生。

ps:更新不定,修好电脑才能和平。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26)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