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番外III

好久不见啊,各位,我来为庄赵的粮食产量创收了~

熊的口袋里有个目录

-----------------------------------------------------------------

番外三  你微笑浏览,手机里的浪漫

“小杨姐,早上好,刚送完药?”护士站小护士们跟杨羽打着招呼。

“是啊,一大早就把我累够呛,可算是能歇一歇了。”杨羽抱怨着,倚在护士站台子上。

一小护士递上一杯水,“哎哎哎,小杨姐,你看看咱们科赵医生怎么成天抱个手机看没完啊,连我放他桌儿上的零食都不看一眼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护士站几个护士聊天突然就聊起了最近骨科一棵草小赵大夫的异常。

“还能怎么回事,有女朋友了呗。”杨羽有气无力地回应,但这句话让护士站的一众护士瞪圆了眼睛。

“什么时候的事儿,有证据吗?我们赵医生这么多年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让哪个女妖精给掳走了?”一个小护士愤愤不平地表示。

“还女妖精,我看要是能掳走赵医生,你准得心甘情愿地做那女妖精。”杨羽一边吃着巧克力一边揭露事实真相。

“睡到赵医生那不是咱骨科全适龄女护士的集体愿望嘛,千万别说前几年你没对咱们赵医生发过花痴”,护士长坐到位子上,一脸平静地阐述真相,“要不是你最近一年跨入已婚妇女行列,我才不信你能戒了这花痴的毛病。”

“得得得,护士长,我甘拜下风了,还请您给我留点面子吧。”杨羽一边双手抱拳,一边跟护士长说好话。

“小杨姐,你快说说,你怎么探查到他有女朋友那件事的吧?”一个小护士忍不住好奇,问了起来。

“还能怎么探查,你看他都快把手机绑在身上了,这是一个医生见不到女朋友只能用手机聊天来聊以自慰的唯一途径了。”杨羽一副窥破天机的姿态。

“那也不能代表和他聊天的就是他女朋友啊,也许是许久不联系的好哥们儿呢?”又一个不死心的继续追问。

“别再心存幻想了,那天我亲眼看一条消息,一个名为‘Darling’的人给赵医生发消息,内容如下‘平平,饭已经在锅里了,你自己回来热热就行,记得带把伞,下雨了,千万别淋雨,最近容易感冒,晚上记得多加床被子,没有我看着你睡,记得不要踹被子,爱你的庄。’”杨羽一本正经地重复着她看到的内容。

“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啊,也许是家里人呢?”又一个反驳地站了出来。

“都多大人了,还让爸妈看着睡觉,还‘Darling’,而且赵医生一看见我瞥见了消息,马上躲去了角落,生怕被人看见,你爸妈给你发个消息,你害怕别人看见?”杨羽一脸淡定地说着,周围的小护士却是一片哀嚎,原因就是他们心爱的赵医生已经被人提前采走了,再也不能做睡到赵医生的白日梦了。

“行了行了,同志们都干活吧,既然白日梦做不了了,那就化悲痛为力量,投入工作吧!”护士长适时地提醒着一众护士,大家做鸟兽状垂头丧气地一一散去。

 

而此时,刚查完房清闲自在的赵医生却聊骚着他的“女妖精”。

“庄大教授,我刚可是听到了关于你的八卦。”赵启平歪在椅子上,一脸玩味的笑着。

“什么八卦?”庄恕还发了一个疑惑的表情包,这还是他最近刚跟赵启平学会的。

“说你是女妖精,掳走了她们的赵医生。”赵启平的手指在屏幕上活跃着,飞快地打着字。

“哈?女妖精,她们可真能想象。”庄恕在手机另一头哭笑不得。

“是啊,她们这样称呼你,不过我觉得没说错。”

“那你说说怎么个没说错法?”

“你想想,你一有机会就折腾我个没完,折腾的我是筋疲力尽,这和蒲松龄那书里写的采阳补阴的女妖精有什么区别?”

庄恕看到这里,不仅笑出了声,原来他家平平在这儿等着他呢,作为一个把赵医生吃透的老司机,怎么可能被赵启平的三言两语打败,于是庄恕很不要脸地回道:

“这可得说明白,我可是把我的养分‘浇’给你了,你的养分我可不知道‘浇’在什么地方了,就算是采阳补阴也没有这么亏本的买卖吧。”

赵启平看到这条回复的消息,顿时脸上一热,可是他怎么可能轻易认输,于是继续不怕死地撩拨着:

“那你也没给我留下啊,最后还不是随着‘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了。”

庄恕看到自家爱人的可爱言辞,禁不住又起了逗弄他的心:

“这意思就是‘付诸东流’了呗,看样子你很可惜它们啊,我倒是有办法让它们不用被浪费……”

赵启平看到回复,有些疑惑,好奇心唆使他问了下去,没想到庄恕竟然卖起了关子,回了一句“回家你就知道了。”然后就是赵启平再怎么跟庄恕撒娇打滚地要求知道,庄恕也是我自岿然不动的样子,没办法,赵启平只好忍着猫挠似的的求知欲一直坚持到了下班回家。

由于庄恕比他下班早一些,等他回到家时,庄恕已经做好了饭,赵启平佯装生气地闷不吭声,一屁股坐在餐桌前,就开始吃饭,没想到庄恕仿佛没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一样,竟一点反应也没有,赵启平打定主意抗争到底,便继续面无表情,他吃完饭就把碗一推,坐到沙发上开始看电视。

庄恕吃完饭,在厨房洗了碗,擦碗时回头瞅了几眼自家的傲娇宝宝,一脸专注地看电视,却频繁地换着频道,一看就是心里揣着小九九,就差后背上写几个“求关注”的大字了。庄恕无奈地叹了口气,决定不再逗弄赵启平,洗好了手,便朝他走去。

“生气了?”庄恕一坐下,就歪着头询问着赵启平。

赵启平头也不回,一句“没有”就打发了庄恕,这在谁看来也是生气了的表现。
庄恕搂过赵启平的肩膀,“噢,没生气,没生气不看我一眼。”

“谁要看你,还有把手拿走。”赵启平说着就开始躲避庄恕的动作。

“你看看,这还不是生气了,我错了我道歉,行不行,别气坏了我们骨科赵医生,要不我庄恕会心疼的。”庄恕一脸讨好地轻轻摇着赵启平。

“你还知道心疼啊,让你告诉我你就是不说,回来还对我不理不睬的,真是惯坏你了。”赵启平说着就开始胡乱地揉弄庄恕的头发,他知道庄恕最怕别人打乱他的发型。

庄恕一个没防备,就被赵启平揉成了一个“怒发冲冠”,赵启平还在一旁笑着说:“好一个赛张飞,哈哈哈……”

庄恕一脸哀怨,却也无法挽救自己的头发,他趁赵启平不备一下扛起赵启平,奔向卧室。

“呀,死庄恕,你干嘛啊?”赵启平头朝下,被庄恕扛在肩上,只能用手捶打着庄恕的后背以示抗议。

“你说呢,你不是嫌弃某些东西‘浪费’了吗,那我就给你演示一下你一直不明白的‘不浪费’的方法。”庄恕一脸讲述科学的样子,将赵启平带进了卧室。

没过多久,便只能听到低语和轻唤,中间还夹杂着阵阵惊呼,好不风流,简直是让人听得面红耳赤。

最后,那卧室里传出了赵启平慵懒疲惫的沙哑嗓音:“你快出来吧,好庄恕,求你了……”

“那可不行,有些人今天可是非要了解‘不浪费’的原理,我可得解释清楚,不然又得生气不是?”庄恕一副教学的口气,不容置喙。

“庄教授最好了,我明白了,也了解了,您今天就放过我行不行?”赵启平有气无力地回应着,心想自己真是自食恶果,不知不觉又被庄恕套路了。

“明不明白,我作为教授得检验一下学习成果,才能打分结课。”庄恕不依不饶地回答。

“啊,还来,等……等一下,啊……”赵启平已经没有功夫考虑别的,只能专心应对庄恕的新一波“考查”。

窗外还是万家灯火,屋中却是一室旖旎,昏暗的台灯告诉我们:枕上云收又困倦,梦中蝶锁几纵横,教学画面可谓是“少儿不宜”哦!

ps:最近有点忙,抱歉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37)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