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黄曲】你的身体,我的记忆(一章完)

本来昨天就写好了,结果有点忙所以今天才发,答应了 @奔跑的蓝汐 太太的就绝不会食言,还有告白后却不鸟我的某人 @渌水恋源 ,答应你绝对坚守我和你的初心楼诚和将他们呈现在屏幕上的两位先生。

梗很老,主要来检验我的车质量吧。(笑cry)脑洞源于黑豹乐队的《Don't break my heart》,很好听的一首摇滚,大家有兴趣可以去听听呦!

目录在这里

--------------------------------------------------------------

“你所拥有的是你的身体,

诱人的美丽,

我所拥有的是我的记忆,

美妙的感觉,

oh,baby……”

吧台上,一个体态健硕的男人摇晃着酒杯里的伏特加,原本的烈酒竟被他喝出一种柔和的味道,或许是他酒量太好,其实只是他走神罢了。


石墨

袖底


黄志雄本就是出生入死过的人,以往的for one night亦是由他主导,也许是因为他近距离的接触过死亡,这让他在性爱中总是喜欢过分地沉溺,也许只有这切肤的触感才能证明他还活着,而这也使得承欢于他身下的人们都非常满意,可是今晚这个看起来有点可怜的家伙是怎么勾起了自己的兽欲呢?

今晚的黄志雄本来只是想来酒吧喝一杯,解解乏,毕竟刚刚在最危险的地方回来,谁都需要休息一下,可是当这个看起来有些落魄可怜的男人走进来时,他那双锐利的眼睛还是首先发现了他,就仿佛是一只纯良无害的小鹿误入了野性的世界,他注定要成为被抢夺的焦点。

那头小鹿浑然不知地坐在一个角落,等待着侍者的服务,奈何周围都是惯常于风月场所的老手,怎么给你喘息的机会,果不其然,一个两个的猛兽都慢慢聚拢过去,纯良的小鹿只是以为狼和狐狸都想与你做朋友,但其实在他们心中只是想将你拆吃入腹。

小鹿就这样被各怀心思的猛兽一步步引诱,离堕入深渊或许只有一步之遥,那坐在台子上的黄志雄却出乎意料地看不下去了,他鬼使神差地穿过拥挤的人群,走向那个热闹非凡、但其实并不正常的角落,一言不发地拉起已经有些迷醉的人儿,但是居心叵测的虎狼怎会让你安然离去,其中一个开了口:“朋友,再怎么说也得有个先来后到之分吧,做人可不能太不厚道。”

黄志雄不想理睬,将人搭在自己肩上便准备离开,可是其中一人却挡住他的去路。黄志雄久未抬起的双眸直视着面前人,那双染血的眸子仿佛看进人的灵魂深处,面前人紧握双拳蠢蠢欲动,却又不敢轻举妄动。黄志雄已经做好准备给他们松松筋骨,只是这时,酒吧老板走了过来,好言相劝,及时解了围,才让黄志雄带着人完好无损地走了出去。

本想将人就近安排在酒店里自己便离开,谁知那醉汉竟然浑然不知自己的危险境地,紧抓着黄志雄不放,自然本就觉得做了亏本买卖的人没理由不顺势而为讨回点本金,于是两个陌生人便纠缠起来。

第二天醒来,黄志雄看着早就预料到的独自一人的画面,竟有些失落,他在期待什么,for one night不就应该是这样吗?没有真挚深厚的情感,只有短暂匆忙的邂逅。可是当他掀开被子发现了一张卡片时,他沉下去的心竟又蠢蠢欲动起来。


沉思中的人还在摇晃着酒杯,调酒师却将他的杯子从手中拿下来,“想什么呢?这么出神,酒都被你晃洒了,少在这给我增加工作量。”

“哦呦,都洒我袖子上了。”黄志雄赶忙拿纸擦着。

“你这魂不守舍的,是不是又在想哪个美人儿,栽了?”调酒师一脸嗅到八卦的神情。

“栽你大爷”,黄志雄一边擦着衣服,一边骂着好友,“别乱给我扣帽子。”

“行行行,不乱扣帽子,诶,曲老师,你来了啊。”调酒师看向台子前方。

黄志雄也循着好友的话音和视线焦急地看过去,却没发现任何人,这才知道是骗他的。

“还说不是栽了,自从遇到了人家曲老师以后,就跟丢了魂儿的似的,哎,这口是心非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啊?”调酒师一边揶揄着黄志雄,一边擦拭着酒杯。

“你小子是不是皮痒了?再说我揍你啦。”黄志雄佯装生气地说。

“别别别,我不说了还不成吗,反正谁难受谁知道,都什么年代了还老掉牙的等守株待兔,现在流行主动出击。”调酒师指点着自己的老朋友。

“我乐意,待不着我的兔,我活该,你甭操心。”黄志雄其实也心急,可是他有自己的考虑。

“我才懒得管,那你慢慢等吧,我去干我本职工作了,陪你闲聊没准还得被扣钱。”调酒师见劝不动老朋友,便调侃着他去工作了。

“哎,你大爷的……”黄志雄笑骂了一句。

调酒师赶紧躲去了一旁,害怕黄志雄真的“伤及无辜”。

黄志雄确实是在等曲和出现,那日一别,他竟然对这人上了心,想起那人小鹿般的纯净动人,就不禁又将那人在床上的放浪形骸联系在一起,他本来已经得到了曲和那天无意间落在床上的名片,可是就那天的情形来看这位曲老师恐怕是第一次经历这么孟浪的夜晚,这么冒失地联系对方只能是打草惊蛇,于是黄志雄决定蹲守,可是已经蹲守了一周有余,却迟迟没有看见心仪的人,这不得不让人有些心焦啊。

继续摇晃着被重新倒入伏特加的酒杯,听着耳边持续循环播放的《Don't break my heart》,黄志雄决定一直等下去,可是他的内心却呼之欲出地让他主动出击,就在激烈的思想斗争进行时,一个熟悉的人已经迈入了这个他还有些陌生的地方。他缓慢地坐在了台子下的高脚凳上,用温润的嗓音开了口:“请给我一杯朗姆。”

黄志雄在听到声音后,猛地转过头,朝思暮想的人儿正在自己身旁,他只能一直看着旁边的人,可是却开不了口。

曲和感受来自身边视线的压迫,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还会在这里又遇到这个人,这个让他惊慌失措的人。第二天早上,曲和一醒来,便发现自己和一个男人躺在一起,他仔细回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宿醉的头痛和身体的疲惫告诉他,也许发生了这辈子做过的最荒唐的事情,他害怕极了,便张皇失措地逃走了,他请了假在家休养,直到他的学生们和校长给他打电话要求他回来上课,他不敢去回想那一晚,更不敢想起那个男人的脸,尽管那一晚的感觉并不差,但是他对于那样的自己太陌生了,所以只有逃避。

曲和见黄志雄迟迟不动作,便决定先行离开,本来今晚就只是无意经过,可自己不知被什么迷了心窍,竟然鬼使神差地走了进来,却没想到这么巧会遇到这个如此熟悉,却又如此陌生的男人,而现在他最想做的便是逃离这间酒吧。

黄志雄却没有给他离开的机会,将他禁锢在台子和手臂之间,身体压向怀中的人。曲和不敢看,闭上了眼睛,没想到却是落在唇上的一个温柔的吻。

曲和缓缓地睁开眼,他看到对面的男人正用认真无比的表情看着他,他被这炙热的眼神看得想逃避,却无处可逃,只能低着头假装看不到。此时头上那人却开了口:

“曲和,我想承包你的下半辈子,怎么办?”

曲和听到这句话猛地抬头,他的脑中一片空白,这是被告白了?

酒吧还在人来人往,可是又有谁会注意到他们呢?毕竟这种戏码在这里一天不上演几十次也要上演几次,众人都已经习惯这种常态,可是当事人又是什么态度呢?恐怕答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吧!

ps:不打tag了,谁看自取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47)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