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庄赵】Lost in Time 番外IV

这是欠 @微不足道 的梗,希望喜欢啦!

粗略地看了一下三月和四月产粮的对比,只想找个地缝钻一钻。[笑cry]

目录在这里

---------------------------------------------------------------

番外四  北鼻,勿伤我心……

“老爸,我要喝酸奶。”

“老爸,我要拼乐高。”

“老爸,我要吃你做的面。”

“老爸,你真是太没意思了,要不是爸爸去上班了,我才不和你玩……”

这已经是庄恕听到的第三次抱怨了,要不是赵启平今晚值夜班,庄恕才懒得和这个臭小子待在一起,而这个臭小子就是六年前庄恕和赵启平的爱情结晶:庄平。

自从这个臭小子出生以来,庄恕和他就看不对眼,毕竟两人都对于赵启平有强烈的占有欲,都想赵启平的眼里只有自己,所以争风吃醋从来就没有间断过,而每次的结果都是庄平获胜,庄恕每次都要被赵启平教导:“老庄,你都多大了,还和一个孩子较劲儿,能不能成熟一点儿?”而每到这种时候,庄恕都是有苦说不出,明明就是庄平那个臭小子先挑衅的,为什么阿拉平平要来教育我呢?所以,每次赵启平值夜班,就是庄恕最难熬的日子,一定得把这小祖宗照顾好,不然他要是告了状,挨骂事小,不能进卧室睡觉才是事大。

对,自从这臭小子出生以来,自己和赵启平的度过二人世界的时间真是越来越少了,赵启平的生活重心整个围着这臭小子转,庄恕一想到这里就气不打一处来,天天让赵启平陪他干这干那,不过这臭小子也是会讨赵启平的欢心,一向都把各项事务处理的井井有条,整个就是一副做完以后求表扬的嘴脸,庄恕每每想起,就只能吹胡子瞪眼睛地干着急。

好在我们庄大夫一向擅长自我安慰,一想到这臭小子遗传了他和他家平平的高智商,他就觉得这孩子一定程度上还是孺子可教的,不像隔壁老王家的孩子,就知道吃喝玩乐,气的他爸他妈恨不能把他掐死重生。

可是,这种鸡飞狗跳的日子并不会因为庄恕的心理安慰就停滞不前,这不,今天又是赵启平值大夜班,而且巧的是正好是个周末,所以庄平就理所当然地在家里“作威作福”起来,指挥他老爸庄恕做了晚饭、和他一起拼乐高、给他买零食,简直是把赵启平在家里不让他干的事情都干了一遍,他知道自己的老爸是不敢把这一切告诉爸爸的,作为在学校里老师口中“人小鬼大”的典型代表,庄平很清楚自己老爸的软肋在哪里,而现在的他,又想出了“折腾”自己老爸的新招数。

“老爸,你带我去看电影吧,咱们就看最近新上映的《驯龙高手3》。”庄平一脸平静地仿佛在陈述的不是一件令人吃惊的事情。

庄恕听完后,一脸吃惊地看着自家儿子,说:“庄平,你开什么玩笑,都晚上11点了,这要是你爸爸在家,早就让你乖乖趴床上睡觉了!”

“老爸,你就带我去吧,今儿都在家憋一天了,周末本来就是应该好好玩的,你们大人不是也经常休闲放松娱乐嘛?”庄平开始试图撒娇,并伴随一副奸笑的表情。

“憋一天还不是因为你的作业,你以为我愿意啊。”庄恕一脸埋怨地看着庄平。

“作业早就做完了好不好,那不是爸爸给我布置了练琴的任务嘛,好老爸,你就带我去吧。”庄平跳到庄恕腿上,开始摇他的肩膀。

“没门儿,你爸爸特意嘱咐我,必须按时睡觉,这已经给你放松一小时了,不要得寸进尺。”庄恕义正言辞。

“你要是不带我去,我就告诉爸爸,你那天在医院走廊上和陆阿姨打情骂俏……”庄平低着头,悄悄地说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我那不是打情骂俏,是我因为她对待病患的态度有问题而批评教育她,她不服所以顶嘴来着。”庄恕着急地辩解着,这要是说不清楚,可不是睡几天沙发就能解决的问题。

“反正内容我没听见,我就看见你和她在走廊上你来我往地说了好一会儿,旁边的护士阿姨都说你俩特别般配,欢喜冤家似的成天打情骂俏,也不知道这八卦几天就传去骨科里了。”庄平悠哉哉继续说着。

“这是哪个护士这么八卦”,庄恕一听就恨不能火冒三丈,这种玩笑怎么能随便开,阿拉平平可是有名的“山西老陈醋”,醋味持久,能长达一月甚至半年,“庄平啊,你可不能听她们瞎说啊,我对你爸爸可是一片赤诚啊,绝没有半点杂念,你可得给我证明啊,儿子,只有你能帮我了,老爸求你了!”庄恕简直是热锅上的蚂蚁——心急火燎地就想解释清楚,而且他能阻止医院的八卦传播,可是他们家的小祖宗他可是管不了的。

“那老爸,今晚的电影……”庄平知道时机已到,便开始提条件。

“好说好说,我马上买票,只要你保证,为我在你爸爸面前美言几句,咱们现在就出发。”庄恕知道自己只能“割地赔款”了,他家的臭小子一向深谙打蛇打七寸的原理,已经捉到了他的尾巴,所以自己只能委曲求全了。

“好嘞,老爸,我一定该说说不该说的一律咽到肚子里,那我先去准备了昂,您也赶快收拾一下,我们随后出发。”庄平说着就从庄恕身上蹿了下来,一股脑地跑去了卧室。只留庄恕一人在沙发上唉声叹气,怎么生了这个“小兔崽子”,简直是要了他的老命啊!

 

 

庄恕一下从床上惊醒了过来,一看自家爱人正在睡梦中香甜地打着小呼噜,裸露着的背部还残留着昨晚放浪形骸后的痕迹。

庄恕长出了一口气,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梦啊,一想到自己和平平要是有这么个闹心的儿子,庄恕就庆幸刚刚幸好是做梦。

看着赵启平那姣好的面容,庄恕就开始又要蠢蠢欲动,就在要“扑”向还在睡梦中浑然不知的人儿时,他忽然想起昨晚把仅有的一个套&&子也用完了,也许是刚才的梦对他的告诫,他匆匆地跑去了储物间,翻出了一盒新的,才安心地奔去卧室,还不忘回头留下一个意味深长地笑容。

是的,庄大夫金句:防患于未然!

ps:在《外科风云》结束前,我的庄赵依旧持续续番中……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35)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