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熊

雨过天晴为青瓷
天青过雨是青花

【楼诚】仲夏芳香(一发完)

感觉此文配合Young and Beautiful这首歌食用效果更佳哦!

目录在这里

-----------------------------------------------

石墨备份

袖底备份


淋浴完的明诚站在床边仔细整理着自己的衬衫,而明楼却捣乱似的从背后拥住他,“大哥,我一会儿还得去秘书处看文件呢,这都请了一上午假了,不要你放假也当别人很闲好吗?”明诚不顾明楼的胡闹,继续系完扣子,打着领带。

“你除了需要和我请假以外还需要谁批准,你上不上班还不是我说了算?”明楼的手环在明诚的腰上,不老实得揩着油。

“是是是,您官大一级压死人,那最后完不成工作您别发火昂。”明诚转过身看着明楼说。

“我什么时候发过火,我是那样的人吗?”明楼一本正经地说。

“那上星期是谁因为刘秘书没完成文件,就把我劈头盖脸骂了他一顿,还说我管教下属无方,罚了我一个月工资,我可不敢挑战明长官的权威。”明诚揶揄着。

“我那不是做给日本人看嘛,你怎么还当真了?”明楼笑着解释着。

“那我也不想挨骂罚薪水,我这天天上班伺候下班还得伺候的,然后竟然连个辛苦钱都挣不到,所以,我还是好好上班督促他们干活吧,省的明大长官再罚我。”明诚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出门了。

“嘿,你小子,我哪次不是把钱交给你管?”明楼急切地说。

“那您每个月花的也不少啊,行了,我不和您理论了,我要上班了,挣钱糊口”,明诚摇了摇头说着,“要养不起家啦”,就出了门。

只听房门一声响,明楼心想:真是恃宠而骄!

透过窗子,看着明诚挺拔的身影朝汽车走去,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匆匆跑到窗边,冲着明诚喊:“阿诚,不要喷新香水出门。”

明诚叹了一口气,无奈地回过身,冲着窗户说:“知道啦。”

明楼这才笑着目送明诚上了车,出了大门。

当然不能让阿诚喷新香水,阿诚的这个味道只能属于我,这个幼稚的想法来自于仲夏时分一位年近四十的老男人的脑海……(摊手)

ps:只是我入手了一瓶新的香水,太爱它的味道了,所以开了个脑洞。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42)
©独角兽的熊 | Powered by LOFTER